末叽叽

【巍澜】巍然(8)自作孽不可活

 

原文设定,部分剧版设定,接原文结局
慢热,为了开车写鬼故事


【巍澜】巍然(1)  【巍澜】巍然(2)  【巍澜】巍然(3) 【巍澜】巍然(4) 【巍澜】巍然(5)  【巍澜】巍然(6)  【巍澜】巍然(7)

 赵云澜活动了一下身体,点了四张符握在手里,喃喃几句,符咒便自他手里飞出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悬停在空中,之后各自伸出一条光线互相连接,形成了一个四方阵,将整栋别墅都束缚在了一尺三分地的方块中。

漂浮的鬼魂似是被激怒了,接二连三地冲下来,行进中途化为一把把锋利的刀刃,似是要将赵云澜钉死在墙上的架势。

赵云澜身手敏捷地向右滚了半圈,矮身躲过了两把灰刃,一时疏忽下没来得及躲过直面袭来的一把利刃,只来得及偏了偏头,脸颊被带着鬼气的锋刃切开了一道小口子。

血气弥漫在空气中,漂浮在四周的幽魂忽然骚乱了一阵,似乎是被领头的人强行镇压了下去,没一会儿又平静下去。

赵云澜满不在乎地抹了把脸,符咒脱手而出,张张在被利刃刺穿时,与利刃一同化作齑粉。

周围的幽魂太多了,赵云澜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他手里的符带的不多,再这么消耗下去,或许不够支撑到等人来支援。

更何况,他还是瞒着沈巍来的。

虽然在出发前给林静发了地址,但是看那个“人”自信满满的样子,想必他们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里。

赵云澜猜的没错,别墅周边在他踏入之前就布下了雾障,只为他一个人开出了一条路,不知情的人踏入就会在原地打转,始终走不进别墅区的范围内。

 

再说沈巍,下午的时间过去了一半,学生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他才想起赵云澜刚才突然说去了什么地方,心中多少有些不放心,便想着打个电话去问问特调处的人。

手刚放在话筒上,电话就响了起来。沈巍心中涌现了一阵不好的预感,慌忙拿起了话筒。

“喂,请问沈教授在吗?”

“我是。”

“沈教授,我是林静,老大他下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再去一个地方后就失联了,他有和你联系过吗?”

果然……

沈巍不由自主地用力握住了听筒,声音听起来冷静,脑子里却翻江倒海。

“没有,他去了哪里你知道吗?”沈巍问。

林静报了个地址,他和大庆其实已经到了,但怎么找都没找到地址上的别墅区,只得求助斩魂使沈大人。

“我马上来。”沈巍说完,挂断了电话。

听筒上一条裂痕清晰可见,转眼间,沈巍周围漫起了黑雾,随后消失在办公室中。

 

四方阵在无数冤魂的冲击下显得摇摇欲坠,赵云澜用四道雷符将几条妄图钻进符咒空隙的幽魂打了下来。他喘了口气,鬼斧神工般的脸紧紧绷着,汗流下来都来不及去擦,划过脸上那道口子,刺痛和麻痒的感觉钻心入肺,他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只用一双狼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蠢蠢欲动的鬼魂。

赵云澜心里明白,里面那个也是他们的大目标,并且比他容易对付的多。只要让它们能够找到一丝可以钻进去的缝隙,那么不需要多久,或许只要片刻,里面的女孩就能被他们吞噬到骨头渣子都不剩。

看来得想个法子引起这些死鬼的注意力。

赵云澜摸了摸脸上混成一片狼藉的血与汗,扬了扬嘴角,心里用两秒的时间思考了一下后果与可行性。

没办法了,赌一赌。

在下一批冤魂准备冲击四方阵的时刻,赵云澜忽然矮下身,抽出一直插在裤腿暗兜里的匕首,森冷的刀刃毫不留情地划过手掌。一瞬间,鲜血似是开闸放水一样涌了出来。赵云澜忍痛用力握了握拳,让鲜血奔涌的越发厉害,然后将满手的猩红朝着前方挥洒出去。

血腥气弥漫进空气中的瞬间,所有魂魄运动的方向都改变了,就连一直独善其身在一旁窥伺的领头者都现身在虚空中,它身长数十米,并无实体,看起来更像是一团勉强称得上的人形的黑雾,却不知该说滑稽还是诡异得长了一张人脸。或许不能说是一张脸,它更像是一张白色的面具,五官都是画上去的,唯有眼眶空空如也,却镶着两颗似乎不受控制的眼珠,莫名增添了一份喜感。

它浑身带着尸体腐烂的气味,贪婪地看着赵云澜血流不止的手,转眼间就要扑上来。

赵云澜飞快收回手,长腿一曲一伸,以“连滚带爬”这样的姿势,在被吞噬前的一刻躲了过去,同时手中剩余的几张符咒全都飞向空中。一时间阴云密布的空中惊雷不断,来自幽冥的惨叫声接连不断地摧残着人的耳膜,带着满腔的怨气,激得赵云澜喉头一甜,几乎吐出血来。

雷云散去,赵云澜因为失血过多眼前有些模糊,但还是险险躲过了领头人的刺来的黑雾化作的利刃。

赵云澜半坐在地上还有心思嘴欠一句,“这位大人逃命的本事一流,准头还不行啊。”

领头者被激怒了,挥手间腾起四团黑雾,黑雾扭动翻腾着,看上去倒有些像是一团团黑火。

赵云澜侧耳听了听,周遭安静了下来,甚至温度都下降了些,忽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勉强撑起了身体。

“你相信吗?你伤不到我一根手指?”赵云澜懒洋洋地笑着,索性没骨头似得靠在墙上。

领头者狞笑着,两颗眼珠一同往下翻,竟然也做出了瞪人的表情:“那就试试看!”

黑雾说话间飞向赵云澜,力量在即将接触到赵云澜的那一刻被人挡住,之后就仿佛被吸入了黑洞,不留任何痕迹。

沈巍缓缓转过身,眼神比黄泉下最寒冷的冰锥更要冷上了两分,他张开手掌,一把斩魂刀出现在他的手心。

那领头人似是被吓傻了,他千算万算没算到斩魂使竟然会忽然出现,看上去还与这人间的镇魂令主关系匪浅。他不知道这两人的关系这也难怪,毕竟大战开始前他就逃出了地府,一心潜伏在此妄图籍由人间灵气壮大自己。

“私逃地府,害人性命,唆使杀人,连镇魂令主都敢染指,当诛。”斩魂使的声音很平,也很冷静,只有赵云澜从中听出了滔天怒意,其中寒意,不可言说。

那领头人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沈巍横过了那柄斩魂刀,从上而下轻轻一划。

领头人与无数私逃的幽魂,弹指间灰飞烟灭,不需要再由十殿阎罗评判功过了,斩魂使要杀之人,便活不过下一秒。

沈巍这才转过身看向伤痕累累的赵云澜,一挥手撤去了笼罩在别墅区的雾障,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赵云澜知道自己撞在了枪口上,摸了摸鼻子不敢说话,用力撑着墙想要站起来,才一发力已经被沈巍扶了起来,只是那人看起来并不想搭理他。

“老大!你没事吧?”林静和大庆气喘吁吁地跑来,看上去是在外面被困了许久。

“他不要紧,”沈巍先开口说道,“镇魂令给我。”

沈教授的语气听起来毫无异常,但林静和大庆还是察觉到空气中的凝固。

“哎,沈教授你先带老大回去吧,后面的事儿交给我们。”林静忙递上镇魂令说道。

沈巍点点头,把镇魂令塞进赵云澜怀里:“辛苦你们了。”

赵云澜刚想说话,在接触到沈巍警告的眼神后,识相地选择了闭嘴。

没歇了两分钟,开始没话找话:“今天这些小鬼们似乎看见我的血尤其亢奋啊?”

沈巍回头,看着他的眼中一汪风平浪静,仔细看看才能看见其中的暗流。

“你是我用心头血喂养过的,融合了大荒山主得天独厚的灵气与鬼族至煞至怨的鬼气,两者交融,对他们来说就是琼浆玉露,他们怎么能不趋之若鹜?”

赵云澜一时语塞,闭了嘴。

 

评论(5)
热度(65)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