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顺懂】身不由己(番外)

和 @蛇 老师一起写的番外~准确来说是帮蛇老师开了个车~

 

>>>>>>>>>>>《准心》支持一下……糊墙了QUQ

 

蛇老师的部分——

 

顾顺从来没想过,李懂会爽快地答应在难得的休假和自己一起回北京。
“你…………和我拉钩。”
李懂笑嘻嘻地伸出小拇指缠上顾顺的,两个拇指指腹相印。小个子牵着大块头晃了几下手,末了说“谁变谁是小狗”。
一向闷声和自己对着干的小观察员太过乖顺,以至于顾顺在拿到飞机票的前一天夜里还梦到李懂长了狗耳朵和狗尾巴,汪汪两声之后说“顾顺,我会记得给你带云南特产鲜花饼的!带玫瑰花味的!”
顾顺瞥了一眼身边正在看书的李懂,忍不住凑过去再次试探:
“懂儿,要不……你……住我家?”
李懂头都没抬回答道:“不是跟你说了吗,你难得回家,我跟你住多影响你们一家人团聚啊。说好了就去你家吃一顿饭拜访一下叔叔阿姨,我酒店都订好了。”
顾顺哦了声,老老实实窝回经济舱狭窄的座位里,一双长腿得不到伸展地蜷着,整个人委屈巴巴的。李懂见了忍俊不禁,从袖子里探出指尖,穿过扶手下方挠了挠狙击手放在大腿上的手心以示安慰。狙击手最吃这一套,回握住观察员的五指,不让他有机会抽
手。
“那我晚上去找你。”
观察员心不在焉地哼唧了一声,狙击手就当是默认了。

假期总共五天,除去浪费在路上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顾顺安排了满满三天的行程。李懂想了想,选了两天的计划,另一天非要顾顺在家好好呆着陪陪家人。
狙击手在长辈面前就从皮猴儿变成了乖宝儿,坚持了一整天终于在晚间的家庭聚餐后向父母报备去看一下战友李懂。顾顺一路上哼着小曲儿给李懂发信息,李懂并没回复。他又拨过去俩电话,都被李懂给按掉了。
[懂儿,干嘛呢?]
[回我电话。]
[我去找你。]
一条条信息石沉大海,狙击手愈发地烦躁起来。电话是被按掉的,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李懂的手机被人偷了。顾顺跟着别的乘客上了电梯,躲过了刷房卡的麻烦。他直奔观察员的房间,敲了几下却没人回应。
大晚上,李懂人生地不熟的会去哪儿?
顾顺看了眼手机,八点二十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李懂在外面丢了手机,还没发现。
狙击手窝进酒店大厅的单人沙发里,锐利的双眸紧盯着门口,暗自决定如果九点李懂还不见踪影,他就去附近找找。
八点四十五分,穿着墨绿色冲锋衣的小观察员和一个穿着驼色毛呢短大衣、深棕色长裙的年轻女性道了别。年轻女性张开双臂,而他的观察员背对着他毫不犹豫地拥抱了那名女性。
顾顺一怔,不由自主起身。李懂推着旋转门进来的时候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意,见了顾顺连笑容都深了几分。可等他真的走到狙击手身边,出口的话倒是不怎么坦率,颇有几分嗔怪的意思。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里住吗?”
顾顺伸手向李懂要房卡,并没有回答李懂,反而发问。
“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看演出呢,不方便接电话,后来结束就忘了给你打回去了。”
“哦。”
大个子突然反常地沉默了,进电梯刷了下房卡,按亮了七层的按钮。
“怎么了?”
观察员敏锐地察觉到了狙击手情绪上的不稳,揪了两下狙击手的袖子,却被这人反手死死抓住手腕,半拽着拖出了电梯。刷卡开门落锁的动作一气呵成,顾顺仗着身高优势将不明所以的李懂压在门板上,明明肢体上气势汹汹,头却低下窝进李懂的颈侧。
“有个女孩儿送你回来。”
“你说李曼?”李懂这才弄清楚自家狙击手失控的原因,心里笑着狙击手幼稚的行为。
“她就是李曼…………”
李懂有个青梅竹马,这事儿顾顺是知道的。李懂曾经跟着女孩儿学一样的课外班,甚至背井离乡去同一个城市这事儿顾顺也是知道的。虽然观察员弹着狙击手的脑门儿说跟女孩儿从来就没开始过,但忽然明白过来李懂之所以答应自己来北京是为了看这个女孩儿的时候,顾顺还会觉得如鲠在喉,烦闷的心情难以排解。他退后了一步,给李懂让出一个空间。
小观察员一边把斜挎包摘下来放在椅子上,一边自顾自说着李曼的近况。狙击手从茶水区拿了瓶水坐在床边闷声灌了几口,冰凉的矿泉水顺着喉咙滑进胃里,像个冰块投进醋里。
“哎你别喝凉水,现在还冷呢,一会儿胃疼了。”
“嗯。”
李懂有些想笑,全蛟龙实力最强的狙击手现在背对着自己仿佛被遗弃的大型犬,肩胛稍微内扣,背脊的肌肉都僵着。他总是羞于直接表达情感的,但顾顺也少有这般暗自沮丧的时候。李懂轻叹一口气,忽然意识到自己见到故人太过喜悦以至于忽略了恋人的感受。他单腿跪在床上,以一个擒拿的动作,小臂环着顾顺的脖颈向后一带,狙击手就毫无防备地向后倒去。但肌肉记忆快于大脑反应,顾顺的双手马上攀上李懂的双臂抓紧,在理智告诉他那是李懂而不是歹徒的时候才堪堪收了力。
“反应也太迟钝了吧,主狙?”不等顾顺反驳,李懂就低头衔住他的下唇。柔软的唇瓣仅仅相贴并不能满足狙击手。顾顺几乎在李懂想要后撤的瞬间就掌握了主动权,大手按着李懂的后脑勺不让他动弹,舌尖滑过李懂的唇线厮磨。
“张嘴。”
“唔…………”
鲜有经验的观察员乱了阵脚,闭上眼无意识随着狙击手的指令行事。灵巧的舌滑进口腔,挑逗地在上颚摩挲了几下才与恋人的相互纠缠。氧气都被偷了去,李懂任由顾顺用软舌模仿性交的动作在自己的口中进进出出,直到有些缺氧了才摇了下头示意。
“懂儿,”顾顺呢喃着,唇瓣贴上李懂的耳垂,温热的气息拂过耳廓,惹得观察员红了耳根,“你怎么这么甜呢?”
“瞎说什么……”李懂手上一用力,彻底把顾顺撂倒在床上。
“你来就是为了皮一下啊……”
“本来是想共度良宵……谁知道碰上幽会佳人。”
狙击手故意说得委屈巴巴,但观察员就是受不了骄傲的恋人这幅样子,明知他是装模作样,还是绕到恋人岔开的大腿之间。
“哎。”
李懂抬脚踢了下顾顺的小腿,躺着的人也不理他,自顾自拿着手机,却只是在看相册里两人这几天的合影。
李懂没辙,脱了鞋抬腿就跨坐在顾顺的腰际,咬着下唇俯身,一手夺过狙击手的手机,一手撑在他的耳边。
“哪儿有佳人……”他小声咕哝,话含糊在嘴里,顾顺却听得清清楚楚,“不就只有……”
“嗯?”顾顺勾起嘴角,轻捏着李懂的下巴与他四目相对,“你说什么?”
“你听到了……”观察员撇过头,他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热度。
“再说一遍吧,李懂。”
这人会下蛊吧。观察员想。
“与郎度良宵。”

 

然后我们上车——

关门】

 

评论(9)
热度(37)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