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16)情非得已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情衷(11)  情衷(12) 

情衷(13)  情衷(14)    情衷(15) 

——————————————————————————

“另一个版本?”秦明抬眼看向那座桥。

“传说中,古时城的南北两端各住了一个捕头和一名仵作,两人关系极好,又是工作上的好搭档,联合破案无数,本该是朝廷重点招揽的对象。坏就坏在两人皆为男子,却又相互钦慕。那时,这样的恋情势必不能为世人所接受,就在两人决定一同前往京城加入六扇门开启新生活的时候,他们在林中遇见了一伙穷凶极恶的逃犯。那捕头为了保护仵作,被歹人杀害。那仵作也是傻,好容易保了一条命,却悲伤的不能独自生活下去选择了服毒跳河,让河水将他的尸体冲到了城南的那一头,后来那个仵作被自己的师傅捞了起来,葬在了捕头新坟的对岸,两人的坟正隔着一座桥,那座桥,便是双抛桥。”

林涛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一直悄悄打量着秦明的表情。可听故事的人虽然听得聚精会神仿佛被这个故事所吸引,面上却依然一派凉薄。

林涛有些失望,甚至可以说心都凉了半截,可表面上却不能露出分毫。

“这个故事比大家都传颂着的版本要惨烈了许多,你听听便是了,不要放在心上。”

秦明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在林涛看不见的地方,秦明的指尖深深陷入了掌心肉中,甚至渗出了血来。

 

他看见了,在林涛的眼里,满满都是那个过去的秦明,都是那个,在他梦里出现了数十年的小仵作——秦明。

那么林涛,你把我放在哪里?

这一世的我,若真是你要找的人,可我已经没有了你心中那个“他”的记忆,那么,我还是那个“我”吗?

秦明努力挤出一个看上去正常的微笑,“我忽然想起家里还有些东西没收拾完,多谢林队好意带我来游览,不过我得先回去了。”

林涛眨了眨眼睛,似是计划被打乱了有些无措,一时又没有别的借口拦住秦明,只得道,“那,那我送你吧。”

秦明想了想,点点头。

林涛送秦明到楼下,拉了手刹却没解开中控锁,秦明意识到他可能有话想说,便静静等着。

林涛用左手的四个指尖依次敲击着方向盘,发出了哒哒哒哒的声音,车内空气流淌的速度仿佛都慢了下来。

秦明解开安全带,耐心地等待着,也不催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

“秦明。”林涛开口唤他。

秦明闻言转过头看向他。

双眸交汇,彼此都在窥探着对方的心思与秘密。

“你……你真的对双抛桥没有印象吗?”林涛不死心地又问了一次。

秦明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坚定地摇了摇头,“没有,我从没来过那里,也不了解那里,怎么,有问题吗?”

一个反问句,足够让林涛哑口无言,心灰意冷。

“没事,抱歉啊,我以为这个景点很出名的,可能外地人也会有所耳闻。”林涛打着哈哈,按下了中控锁的按钮,“你先忙吧,我刚好回局里看看好像有个文件没有签。”

“嗯,再见。”秦明平静地道,打开门下了车。

站在楼道床前,秦明看着那辆凯迪拉克渐渐远去,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慢慢张开了一直紧握的手心。

——四道月牙形的血痕,已经渗出血来,因为伤口不深,血小板已经开始尽职尽责地凝固在伤口周边,形成了道道褐色的痕迹。

秦明死死盯着那些伤口,心口一阵阵痉挛地疼痛着。

秦明开了门,跌跌撞撞地进了客厅,跌坐在沙发上。手指还无意识地在颤抖着,思维却已经如同一团乱麻。

当林涛说出那个故事的时候,秦明就知道,他必然就是自己梦里出现过的那个林涛,或者说,他拥有那个林涛所有的记忆和情感。虽然他不明白这些都是为什么,但他很清楚的是,林涛在他身上投入的情感,全都是属于那个“秦明”的,甚至可以说,他是在透过自己看向另一个人。

这种感觉,让秦明焦虑又悲伤。

虽然林涛或许是因为这持续了数百年前的记忆才表现出对他的爱意,可他,却是对眼前这个实实在在的林涛,逐渐付出了自己的心。

是时候了,是时候去结束这架永远不能保持平衡的天平了。

秦明抖着手掏出手机,拨通了大宝的手机。

 

大宝此时正在家里看《Unnatural》看得兴高采烈甚至想为十元小姐姐打电话,电话却当着响了起来。

大宝吓得飞速按下空格暂停了视频,看清来电显示是学长,更加胆战心惊——莫不是难得休息日还有案子???

不要啊!!!!

内心崩溃的大宝接通了电话:“喂,学长,”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有什么事?”

秦明迟疑了片刻,“抱歉打扰你的假期,是我私人有些事想找你帮忙。”

大宝立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没事儿!学长的事就是我的事!您说,只要不是坑蒙拐骗违法乱纪毁人姻缘,我都给你帮忙!”

毁人姻缘……

这应该,不算是毁人姻缘吧,毕竟,那个“秦明”,已经死了不是吗?

“不用你做什么,配合我就好。”秦明道。

 

除了在局里的例行交接报告,林涛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和秦明正经地说过一句话了,既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难得今天没有紧急的案子可以按时下班,林涛早早就驱车回家,动手给自己做了一顿不是外卖的晚餐,将菜端上桌的途中,林涛无意间看了一眼窗外,手中的碗没碰稳,滚烫的汤便泼了自己一手背。林涛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出神地看着外面。

窗外刚从那辆卡迪拉克SUV上下来的人,赫然是秦明,可从副驾驶下车的那个娇小灵敏的身影,不是大宝又会是谁?

林涛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结果,就算他已经抢先了一步,还是什么都不能改变的吗?他依然选择了其他人,选择了其他的任何一个人,唯独不是他。

如坠冰窟。

若真是如此,他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林涛再也无心吃饭,将之前精心做的一桌菜胡乱倒进了汤碗里,随便搅了搅,配着米饭胡乱地塞进嘴里,机械地咀嚼着口中的饭菜,食而不知其味。

随便扒了两口就再也吃不下了,林涛将碗扔在一边,侧耳静静听着大宝的声音越来越远,深深地疲惫感迎面而来。

这一幕多么的熟悉,每一世,每一次,他都是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秦明离他而去,甚至,从没有呆在他身边过。
是他强求了吗?或许秦明在那一跳之后就已经还了对他所有的情,只是他自己放不下,固执地守着自己的执念。

评论(17)
热度(71)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