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11)放下也许也简单

要过年啦!给你们个转chou挖~

走这里:发福利挖!

抽ABO主题的T恤!嘻嘻嘻嘻~听说背面还有信息素~

微博满50就抽~不满我就黑箱啦!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

“哎秦明,我爸……啊不是李局找你。”李熏然风风火火地冲出门,刚好看见路过的秦明,忙拉住了他。

“李局?”秦明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

李熏然一手抓着文件夹一手抓着秦明的胳膊,听着秦明这话怎么就觉得特别别扭,于是人一歪长腿一跨就靠了过去。

“我说秦明啊,你说你工作了这么些年了,都这么熟了你还这么客套啊!”

秦明不习惯和他人如此亲密的接触,缓慢而坚定地推开李熏然抓着文件的那只手,挪开了身子,脱出了桎梏。

“抱歉,李警官,没别的事我先进去了。”秦明自说自话完,点点头以示礼貌,也不待李熏然回应便敲响了李局办公室的门。屋里面传来一声“请进”,秦明推门而入。

李熏然瘪瘪嘴,转头看向身后刚来的人:“他这臭脾气还有没有的治了?”

“那是你太急躁了,秦明人很好相处的。”傅子遇笑道。

“也就你觉得好相处。”李熏然嘀咕道,“难得你回局里,哦不,现在你可是基本算脱离我们人民警察的大集体了,怎么,现在是回娘家探亲?”

“别闹!”傅子遇锤了他一下,“走,陪我去秦明那儿待会儿,我一会儿看看他就走了。”

“行!”

 

“李局,您找我?”

“啊,是秦明啊。”李局放下手中的笔,温和地朝着秦明笑了笑,“坐吧。”

待秦明坐定,李局便递过来一份文件。

“这是?”秦明疑惑地看向李局。

“翻来看看吧,或许对你来说是好事儿。”

接过文件袋,秦明心中出现了数个猜测,但都被他自己否决了,索性打开文件袋一探究竟。

秦明一个都没有猜中,文件袋中赫然是一份调任文件。根据文件上所写,秦明将调往龙番市担任当地刑侦支队的法医鉴证科科长。

“李局,怎么这么突然把我调去了龙番市?”饶是秦明,这个时候也没法做到面不改色了,微皱起眉头。

李局有些无奈地笑笑,“这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是当地刑侦支队队长强烈要求的,说他们空有刑侦人才,鉴证方面人才一直有空缺,也不知道怎么说动了上面的人,这不,就给你下了调令嘛。”

刑侦队长……难道是林涛吗?

“秦明啊,你要是实在不想去也没关系,我可以在跟上面打报告留你啊,你看你和子遇两个人才前后脚都走了,我这也缺人了不是。”李局也不愿意就这么流失了人才,便顺势道。

“多谢李局,”秦明思考了片刻道,“我接受调职。”

李局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秦明竟然就此接受了调令,刚想开口再挽留两句,那边秦明已经掏出钢笔旋开笔盖熟练地签了名,将那份文件转向还给他,生生堵住了他后面的话。

李局张张嘴,最后还是泄了气,“既然你愿意,那我也不说什么了,这几日你就和王法医办一下交接手续吧。”李局虽然有些惋惜,但秦明调任毕竟是升职,既然本人愿意,他也不好阻了别人大好的仕途。

“是,我知道了。”秦明收了笔,将椅子归位,“没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

李局无奈点点头,收下了笔迹稍干的文件。

“秦明。”李局唤道。

秦明回过头去看他。

“换了新的地方记得不要把自己绷得太紧,年轻人嘛,该有活力一些才是。”李局笑眯眯道。

秦明弯弯嘴角,表示自己知道了。

 

“诶!秦明你回来啦!”秦明刚推开门便微微一愣,他的桌前一站一坐的两人,一人是李熏然,另一人却是已经离职后正处在移交工作最后阶段的傅子遇。

虽然只是短短数日不见,却不知为何生出了一股久别重逢的感觉。

“子遇,你怎么来了?”秦明收拾了情绪,缓步走到桌边。

“你们先聊吧,我去把这份案卷报告交了。”李熏然见两人似乎有话要说,识趣地先行离开。

傅子遇目送李熏然出门,偏头打量了秦明两眼,“你这黑眼圈怎么了?没睡好?”

秦明微微别开脸,徒劳地想要避开傅子遇探寻的视线,“不要紧,最近这阵子有点忙。”

“还做噩梦吗?”傅子遇轻声问道。

秦明迟疑了一下,自然不想让傅子遇知道自己竟然还做了同林涛在一起的春梦,便摇了摇头。

傅子遇松了口气,“那就好。”

秦明思索了片刻,道:“子遇,我要调职了。”

傅子遇本来低头漫不经心地转着笔,听了这话,立刻啪地一声放下笔,抬头看向秦明:“调职?调去哪儿?你主动要走的吗?”

秦明见他紧张的样子,不由得好笑,眉眼弯了个弧度:“不是,上头下的文件,调去龙番市做支队法医科科长。”

“怎么突然说调就调了,本来还想说即便我离职了,大家都还在一个城市,有空的时候也方便聚一聚,龙番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你这个人又内向……”

秦明看着眼前这个一如既往为他操心的人,心中虽是暖暖的,却也带着些不舍。

 

然而,再不舍,不是你的,也该还回去了。

 

“子遇,”秦明轻声打断了傅子遇的喋喋不休,“我不是小孩子了,你不用替我操心。”

傅子遇一愣,支着额叹了口气:“你看我,总是忍不住想的太多,你去龙番是升职,是好事儿,是我多虑了。”

秦明往前跨了一步,让两人挨得近了些,他第一次主动伸手揽住傅子遇的肩头,轻轻拍了两下,不过两秒便松了手。

 

体温远离的瞬间,傅子遇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了一阵寒冷。

他忽然有一种预感,这短短的数天不见,秦明或许已经放下了一些执念。

 

秦明把人送到办公室门口,看着傅子遇远去的背影,心里莫名轻松了一些。

是不是因为要离开旧地了,心态都不一样了?

那些看不开的,想不通的,这会儿倒像是在心里刮了阵风,随着风就烟消云散了一样。

 

这样也好,这下,他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把傅子遇放在心里了。以旧友的身份。

那份心思,再不会是不安自卑的,再不会是被小心隐藏着,生怕被人发现的,而是堂堂正正可以为人称道的好友知己。

这或许该感谢林涛吧?秦明想着,冷清的脸悄悄染上了一些温暖,抬手缓缓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评论
热度(65)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