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5)黑夜走向白夜

沉迷写案子

更新的时间越拖越长

哈哈哈哈哈哈 今年能写完就烧高香!


故事背景:这是一个会涉及到转世的故事~序言部分比较虐~中间有点狗血~后面会比较甜~爱我!!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3) 

照例顺便打个广告(。・∀・)ノ゙【林秦本宣】《昏暗无际的海与灯塔》点我直达

------------------------------------------------------------------------------


林涛回去后,秦明又进行了一次尸检,竟没想到得到了一些意外的收获——死者很可能是一名左撇子。

在信息化电子化大范围普及的当下,许多人已经抛弃了纸笔,改为备忘录记事本等电子方式输入,但仍有许多人依旧使用传统的纸笔进行生活记录。

从秦明之前在现场勘察中发现的笔记来看,死者便是这类坚持使用书面方式记录生活点滴的人,每周每日,逐条逐项,一一列明,从这本使用频繁细致到细枝末节笔记本,能够看出死者是一名细心且很有条理的人。

一个经常写字的人,通常在右手的中指第一个指节会有一小为长期写字留下的茧,初检时没有注意,复检秦明却在死者的左手中指发现了写字茧。

这说明,死者很有可能是个左撇子。

徐婷婷的伤集中在左胸,刀刀致命,毫无犹豫,且刺得极深,若是一般不习惯用右手的人,想必很难做到这一点。

秦明立刻脱了橡胶手套掏出了手机——林涛走之前还想着留下了联系方式,这会儿倒让不至于秦明一时找不着人。

电话接通,秦明不知怎么地,就是觉得那边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开心。

“秦警官,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吗?我刚到龙番市。”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秦明呼吸忽然一顿,心跳漏了一拍。

很平常的内容,为什么他却能从中听出一份失而复得的关切?

“秦警官……秦警官,秦明!”那边听他半晌没有动静,似乎有些急了。

“啊!我没事,就是有些新的发现……”秦明缓过神道。

秦明叙述完复检的结果,林涛道:“你认为凶手是右撇子,而吴勇是左撇子,所以吴勇有很大几率不具备犯案的条件?”

“嗯,据我所知,吴勇和徐婷婷关系一直很好,应该不存在蓄意谋杀的情况,结合现场目前的侦查情况,可以推断为激/情杀人。在激/情杀人的情况下,凶手通常来不得及考虑伪装,而会使用自己用得最熟练的一只手,并且根据尸检的刀痕分布和刀口刺入方向,也不像刻意为之,所以我认为吴勇不是杀害徐婷婷的凶手。”

“好,我立刻向谭局汇报。另外,秦警官方便的话明天可以来龙番市现场勘察吗?刚才你的推断,也希望你能当面向谭局做下汇报。”

“没问题,明天见。”

“明天见。”

秦明挂断电话,换下了无菌衣。

锁储物柜门时,秦明的目光无意间扫到隔壁柜门上的字。

——傅子遇。

也就这几天了吧,交接手续结束子遇就会走了,他要结婚了,会慢慢淡出他的生活了。之前合租的时候,所有的麻烦的事儿他都习惯着依赖子遇,等他搬走以后……

今后,依赖他的,恐怕就是那个娇俏可人的姑娘了吧。

 

罢了,这不过就是一场不会有结果的单恋,一场甚至不敢让子遇知道的单恋。

那么,他有什么资格伤心呢?

倒不如,默默埋葬了这段感情才好。

 

 

秦明回了家。

掏出钥匙打开公寓门,按下灯光开关的刹那,暖黄色的光笼罩了一室。黑暗瞬间被点亮,浓黑变为白夜,看似温暖,却不能点燃秦明漠然的心。

与其找一个你爱的人,是不是找一个爱你的人更好?秦明这么想。

傅子遇没有回来,秦明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傻等着,买了第二天的高铁票,收拾了东西便睡了。

就是等了,也不会有人来不是吗?

你说呢?

 

次日,秦明搭了最早一班的高铁到了龙番市,出站时一眼就看见林涛一米八几的个子鹤立鸡群的站在一众接站群众里。

“秦警官,这里!”林涛冲他挥手。

秦明牵动嘴角回以微笑,同时分神地想,这人笑起来真好看,倒是比家里的灯光还温暖几分。

 

林涛开车直接把秦明载去了案发地点。

其实经历了几次地毯式的搜查,现场能再被发现的痕迹非常有限,但秦明坚持要去案发现场看看,林涛便依其改变了行车路线。

案发现场除了鉴证人员留下的物证牌和现场痕迹固定线,以及缺失了可能有调查价值的物品外,其余都还保持着死者生前的样子。

 

死者被发现时仰躺在自己的床上,床铺虽然凌乱,但可以看出被褥折叠后并没有被打开,而是被人粗暴地躺在上面蹂躏了一番。

根据林涛提供的现场照片,死者被发现时浑身赤/裸仰躺在床上,上半身和床单上全是干涸的血迹。

死者床头放着一颗已经氧化变成褐色的苹果,苹果被削了一块皮,削皮的水果刀已经成为了杀死徐婷婷的凶器。

 

秦明记得之前林涛给他看的尸检报告:死者死后保持睁大眼睛,张着嘴巴的状态,脸颊有被人摁压的青紫——很明显,凶手为了防止死者叫出声曾用力捂住死者的口鼻。致命伤痕位于第五及第六根肋骨之间,刺穿了死者的左侧肝部,导致死者肝脏破裂大出血而死亡。

尸检报告同样指出,死者曾在死前与人发生过性行为,且不存在拘束伤,理论上可以认为死者是自愿发生的性/关系。警方认为,徐婷婷如果不是在被人胁迫的情况下与他人发生了性/关系,那么她就认识甚至是熟识这名凶手。

结合现场情况来看,死者家的门锁并没有受到破坏,且现场除了死者的卧室,也没有其他地方有打斗过的痕迹,因此警方将怀疑重点放在死者的前男友——吴勇身上。

秦明提出了一点疑问,如果死者与凶手在案件前刚刚发生了关系,事后正是身心放松的时候,有什么天大的怒火足以让凶手愤怒到动手杀人?

如果凶手真的是吴勇,他与徐婷婷能有怎样的仇怨非要杀了她不可?

林涛答不上来,也没法牵强地说可能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吧,根据附近居民的供词,两人感情一贯很好,就算有什么矛盾也不过争吵几句也就罢了。法医在尸检的时候也没有发现徐婷婷身上有之前遭受过暴力侵害的痕迹,仅仅是吵架作为杀人的借口确实有些小题大做了。


评论(15)
热度(70)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