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昏暗无际的海与灯塔(实体书番外车) 蓄谋已久【医院车……】

一辆……有点……破的车……开着开着抛锚的那种……

【不发车你们根本不理我!】

照例顺便打个广告(。・∀・)ノ゙【林秦本宣】《昏暗无际的海与灯塔》点我直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林涛养伤地这段期间,秦明两地来回奔波,手里的事情一忙完,哪怕是晚上也会坐最后一班高铁去海市。

哪怕林涛坚持表示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关系,哪怕秦明的妈妈也已经赶去海市去陪床,他依然坚持只要得空就陪在林涛床边。

林涛身体素质好,愈合得很快,没多久就能下床走动走动了,这时候秦明就会搀着他在医院的小花园里散步。

林涛戏言,这种悠哉的生活就像梦一样,真想永远呆在医院别出去了。

秦明板着脸一本正经地给他细数了关于医院里的病菌,住院浪费医疗资源,连累家人时常得来看他等等理由,驳回了林涛的白日梦。

林涛扶额,宝宝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秦明瞪他,他就笑嘻嘻地调侃,除了在床上你还有什么时候能不是冰块脸的。

秦明索性撒手把人扔在长椅上,让他自个儿爬回去。

林涛坐在长椅上又开始叫唤,这儿疼那儿疼,刀口好像崩开了。

明知道不可能,秦明还是赶紧回头,发现被骗又愤愤要走。

那人就没脸没皮地扒着他,好久没做了,身体恢复了,人倒是要憋出毛病了。

秦明从耳朵一路红到了脖子,不论调戏多少遍,他似乎都还是那副青涩的模样。

秦明天真地以为林涛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这人竟然记挂在了心上。

例行查房结束,同病房的人陆续睡过去了,医生离开前夸了林涛几句,说他恢复得不错,人养得也好,都能看出来胖了。

前面那句林涛还是受用的,后面那半句他可就不乐意了,胖什么呀,那是他们家秦明养得好又不让他运动,那叫富态。

秦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说会继续努力,林涛在一旁叫嚣,还努力呢,努力喂成猪吗?

秦明一个没忍住,拿手摸了摸鼻子,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手上握拳抵着嘴咳嗽了两声。

林涛假装生气,一个劲儿地瞪他,却也下意识伸手摸摸自己的小腹——哎,是有软肉了。他有些幽怨地瞪着秦明,“老秦,这你可得负责!”

秦明回他,“你想怎么负责。”

林涛本也就是随口说说,这时候倒忽得心生一计。

“先不说,我有点想尿尿了,老秦你陪我去呗。”其实林涛已经能自行下床了,这话一出倒有些撒娇的意味。

秦明皱眉瞅了他一眼,还是伸出胳膊扶他下了床,林涛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磨磨蹭蹭到了厕所,整个人都要挂在秦明身上了。

秦明终于忍不住开口怼他,“能好好站着吗?您摘的那是脾不是腿。”

林涛撇撇嘴,收回点重量,老老实实地解完手,拉上了蓝白条的睡裤又开始不安分了。

“老秦我还想大的,你扶我一下呗~”这撒娇的语气都带拐弯儿了,秦明心里警铃大作。

可又不知道林涛有什么花花肠子,只能皱着眉又搀着那人挪向了病房配套的卫生间。

把卫生间的门打开,秦明让林涛进去,那人却哼哼唧唧半天不撒手,秦明只能又扶着他进去。

“林队不会裤子都不会脱了吧?”他嘲道。

“会会会,当然会!”林涛笑嘻嘻地捣蒜一般地点头。

于是秦明转身准备出去,身后伸开一只手,咔嗒一声,锁上了门。

秦明无奈,又转过头,“林大队长,您还要……”话没说完就被那人堵回去了。


【然后我们走起……】

【如果↑它挂了请戳我】



评论(20)
热度(161)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