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1)双抛桥(上)

顺便打个广告(。・∀・)ノ゙【林秦本宣】《昏暗无际的海与灯塔》点我直达

---------------------------------------------------------------------

准备把双抛桥那篇写成个中长篇的故事吧(这样就不会BE了hhh),涉及神鬼灵怪和现代科学……希望还能写的出来(其实主旨还是想写两个人的破案发狗粮开车日常啦),一开始可能有点虐~

可能会有关于前世转生的故事~还会有一个带着几世记忆的林涛……知道呢可能写着写着就不是那么回事了hhh

---------------------------------------------------------------------

章一 双抛桥

一、

县城的捕快,年级不大但心思缜密头脑灵活,自小跟师父学了几年武艺,干了些年升了捕头。

小捕头因为生的那年附近干旱,当爹的希望儿子能带来些水汽,便取名林涛。

县城还有个仵作,少年时期遇了些事,不大爱说话,遇谁都是清清冷冷的样子,跟着师傅做了几年 ,话少认真,心细如发,老仵作回家颐养天年后他就一人担起了验尸的活儿,倒是时常为查案提出些建设性的意见,颇让人另眼相看。

仵作叫秦明,没和人说过名字的来历,也不爱提家里,只知道是个苦命人,早早没了爹娘,是老仵作养大的。

秦明没什么说的上话的人,如果有的话,林涛算一个。

秦明愿意听林涛说话的,那个张扬却不傲慢的人,就像是他在漆黑的林子里看见的烛火,温暖又亲切。

林涛也愿意和秦明说话,他觉得秦明和旁人不同,他很聪明却无欲无求,他很认真却不苛责旁人,若硬是要比喻,大约就是白玉了。初时冰凉,用体温熨热了,它也就温热了。

二、


林涛总喜欢粘着秦明。

不抓人不巡逻的时候林涛会和秦明去山里采药,秦明这人,只有死人和草药会让他打开话匣子,偏生林涛又插不上嘴,只能苦笑着看他。

可又觉得这样很好,谁都没有见过的秦明,可他见了。

扶着树看得痴了,就忘了察觉危险,直等到疼了,被咬了跑了才反应过来。

秦明脱了他的鞋子,眼见着棉麻质地的白袜已经绽了两朵血花,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同你说了山中蛇多,多注意些。”

林涛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笑。

秦明从怀里摸出伤药给他撒上,又用随身带着的白布给他包扎了,仔细地嘱咐了几句。

林涛觉得自己应该多被咬上几次,这样没准能多感受一会儿秦明的关心。

可惜期待落空,秦明拉着他回了城,说是虽然蛇无毒,还是得开一贴药吃了才能放心。

林涛心里苦。

三、

抓了个逃犯,手上三条人命的,林涛特别高兴,买了酒想找秦明共饮,却被告知今天秦明告了假回家去了。

秦明的家在县城的边境,和林涛家一南一北,隔得倒是有些远了。

林涛索性牵了匹马骑了去,到了才发现,秦明家的院子离别人家都略远了些,和街坊一打听,说是独来独往,也不与旁人打交道,倒是像他的性格。

开门,见了林涛秦明有些诧异,还是将人迎了进去。

秦明说,今日是父母的祭日,所以告了假不想出门。

林涛第一次听他说起父母,那副淡然冰冷的面具似乎裂开一条缝隙。

喝了好些酒,秦明的眼眶和脸颊都染上了桃花色,人也染上了醉意,林涛刚要让人别喝了,就听秦明开口了。

他说,“林涛,你知道吗?我思慕你很久了。”

林涛举着个杯子喝也不是放也不是,被那双过分明亮的眼睛专注地盯着,林涛忽然觉得自己身陷囹圄,无法脱身。

那是一座叫做秦明的牢笼,会困他永生永世。

“你是……认真的吗?”林涛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嗯……”秦明站起身,行至林涛身边,俯身在林涛唇上印上自己的。

林涛瞪大了眼睛,心跳如鼓擂。

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能让他如此心跳的人了。林涛抬起手,扶住那人的后脑勺,起开那人的微带凉意的唇,让原本只是唇瓣相贴的两人更深的交融在一起。

分开时,未收回的舌尖还带着银线,林涛下腹一紧,抬手隔着衣物揉上那人的臀部。

“招惹我,你做好准备了吗?”

那人看着他,专注而坚定。

林涛轻轻一吻落在那人鼻尖精巧的痣上,打横将人抱了起来。

后来秦明说,他本就是千杯不醉的酒量,那晚不过假借酒意试探一下林涛,若是被拒绝,他便再不会提及此事,只当酒后胡言黄粱一梦。

林涛道你竟然有如此心眼,真是万万没想到。心中却偷笑,牛鬼蛇神见多了,他如何分辨不出秦明是否真的醉酒胡言?

只是看破不说破。

四、

情浓之时,林涛觉得自己和门口刚有了心仪姑娘的毛头小子一般,只要有机会就盯着人不停地看。

百看不厌。

秦明倒是一如既往,冷冷清清,尽职尽责。

林涛有个幼妹,乳名唤作宝儿,偶尔被哥哥带出门玩认识了秦明,却是极喜欢他,每每看见秦明就把自家哥哥忘在一边,扯着秦明的衣角要抱要糖要一起玩耍。

秦明不会哄小孩子,少有的手足无措,只能蹲下来将小小软软的身子揽进怀里抱起来,任着小姑娘予取予求。

林涛在一边摇头,小丫头见了秦明就忘了亲哥,一边又感叹,血缘真是个好东西,胞妹连喜好都和他一样。

三人一起去采药,秦明会耐心细致地教女娃识别各种草药,宝儿极其聪敏,一天下来竟能将采回的药材如数家珍地报上名来。

有时秦明会与二人一起去钓鱼,宝儿毕竟小,小孩子的天性没有耐心久坐,没一会儿就拉着秦明想去玩耍。

秦明也不逼她,只是嘱咐了林涛看好鱼饵,莫要让晚餐跑了。

林涛无奈地看着幼妹在草地上欢快地与秦明嬉戏,就连秦明一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都起了一丝笑意,也忍不住弯了嘴角。

若能一直这样下去,恐怕就要被幸福淹没了吧

可再幸福快乐也不能出了格。

每每送宝儿回去,林涛不忘再三叮嘱,不要与家里任何人提及秦明,不然下次就不带她一起玩了,而且会再也见不到秦明。

女娃被吓得连连点头,手里还攥着秦明之前给她摘的几朵小花。

这段感情,到底是不能出现在阳光下的。

五、

几年间,两人联手破了大大小小数十起案件,不但县衙的府尹喜笑颜开,名声也传了出去。

林涛接到了六扇门的信件。

六扇门听闻他与秦明的搭档屡破奇案,意欲招揽二人前去京城的六扇门总府。

林涛自是欢喜的,秦明更是如此。

林涛来传达消息的时候,秦明正在仔细擦拭验尸的器具,手上一个不稳险些把东西给扔了。

“去京城?”秦明显然有些不可置信。

“嗯,就我和你。”林涛喜笑颜开。

“……好。”秦明也弯了眉眼。

六、

“京城?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林母皱眉。

“这个,也说不好……”林涛显然没想到林母开口竟然就问归期,愣了愣。

“你要去可以,先找个好姑娘家,把亲成了。”

“啊?成亲?”林涛这才意识到不好。

林父常年在外做生意,也管不上家中大小事务,一应皆交给林母打理。当年与林涛一起疯闹的伙伴都已成家生子,唯有林涛还孤身一人。偏生他也不急,可急坏了林母,这一听还要去京城,那还得了,天高皇帝远,这一去就算在那儿成了家,她也没个孙子可以逗弄,倒不如让他成了家播了种再走,如此去个十年八载,她也不会寂寞无聊。

可希望恐怕要落空。

林涛这一生,约莫是不能与女子成婚了。

林涛摇了摇头,林母以为他还没有考虑这个问题,索性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暗中开始寻找合意的女子。


评论(15)
热度(157)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