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昏暗无际的海与灯塔(番外)礼物—婚礼 纯糖~

顺便打个广告(。・∀・)ノ゙【林秦本宣】《昏暗无际的海与灯塔》点我直达

---------------------------------------------------------------------


距离池子的事件,又过去了2年,林涛似乎已经完全忘记曾说过的话,按照秦明的性格,他更加不会主动提及。

那件事,似乎也就作罢。

秦明不过生日的,至少在8岁以后是不过的。

毕竟,他的生日也就是父亲的祭日,更是让他的家支离破碎的日子。

所以,秦明并不期待生日。

林涛不喜欢秦明沉湎过去的样子,打从熟识每年都会想尽办法给他过生日,在两人确立关系后更加热衷于此。

秦明还记得去年,林涛带他去了市里一家高规格的五星酒店,在房间的大落地窗前,压着他从晚上8点一直干到午夜12点,直干得他手脚瘫软。初时,他还挣扎于羞耻感而分外敏感,时间长了,被操得每个毛孔都舒服了,也就挂在林涛身上任由他为所欲为了。

林涛那次掐着表,在刚好0点的时候停了动作,把他紧紧搂在怀里,用能够溺死他的温柔声音说:“秦明,生日快乐。”

说罢,又是一阵狂风骤雨般得抽顶,就像是要用身体里的那根让秦明彻底忘记伤痛一样。

事实上,林涛的确做到了,那次生日,秦明被他引诱地完全沉迷于此,再也无法分半点时间去祭奠自己悲哀的过去。

今年,林涛会准备什么惊喜呢?

秦明的心里埋下了期待的种子,慢慢地生根,慢慢地抽芽,悄悄地长大。时候近了,平时看不出来的芽就会在闲暇的时候伸出枝叶晒晒阳光,在秦明的心上很轻很轻地撩拨一下。

 

今年的生日,林涛少见的没有任何表示,甚至连花都没送。秦明抬腕看表,已经是下午1点。可别说礼物,他今天连林涛人都没见着一回。

算了,都多大人了,竟然还在期待过生日!秦明内心里嘲笑着自己,将注意力放回手中的卷宗上。

又是一起高坠的案子……

秦明一阵心悸。

恐怕就是不愿意想起过往,才在期待着林涛的出现吧。

期待着他一如既往地用各种他想象不到的办法去给他惊喜,驱逐所有伤痛,最后只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秦明下意识掏出手机打开了林涛的通讯录,手指在林涛的名字上虚虚地划过。最后还是按下锁屏键熄了屏,把手机反扣在桌上。

怎么矫情的跟姑娘似的?秦明勾唇嘲笑着自己。

开心的事情散去了,那些不开心的便涌了上来,密密麻麻地占据全部的思维,把那个雨夜,那一地被染红的雨水,那一具没有生气的尸体塞进来,容不下他的半点空间。

果然不能闲来胡思乱想,秦明无措了,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卷宗,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泡杯黑咖啡让自己清醒一下。

人还没站起来,门就被敲响了。

秦明抬头,大宝在门边儿看着他。看见她秦明才算回过了神松了气,秦明问道:“怎么了?”

“有案子了,走吧?”大宝有些疑惑地看着秦明,停顿了一下,话尾带着些询问的口气。

“嗯。”秦明站起身,合上卷宗,一边扣上西服扣子一边往外走。

秦明刚打开驾驶室的门就被大宝拦下了,“那个地方我认识,不好走,我来开吧。”

秦明看了她一眼,慢悠悠道:“你够得着?”

大宝瞬间被点着了,推开秦明一屁股坐进去,把座椅调高挑衅地瞪着秦明,“上车!”

秦明看着大宝眼神里噼里啪啦点燃的小炮仗,嘴角飘过一丝笑意,听话地绕到副驾驶开门坐进去系好安全带。

“走吧。”

大宝一脚油门就出去了,秦明人随着重力往后一仰,瞥了一眼熊熊燃烧的大宝,认真问道:“你的小玩具车提不了这么高的速?”

大宝的内心在吐血,脚下开始减速,咬着牙道:“我这不是,头一次开您的车,激,动,嘛!”

见秦明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大宝气得头顶冒烟。秦明瞅着大宝气呼呼的样子悄悄勾起唇角,欺负一下大宝整个人心情舒坦了不少,至少有人能分散他的注意力了,秦明搭在门把手上想着。

大宝把车开进了一条盘山公路,这里的车道旁都栽种着法国梧桐,春天里让山道里纷纷扬扬地飘着梧桐毛絮,开车经过不关窗,便要享受好一场“毛毛雨”。可到了初夏,这些梧桐便会郁郁葱葱地长满叶子,遮天蔽日地形成巨大的树荫,让整个车道都被笼罩在与炎夏隔绝的阴凉之中。

“案发地在哪儿?”秦明问道。

“啊,在山上一个酒店里,涛涛他们先过去了。”大宝认真地看着前面的山路,油门倒是没怎么松懈。

秦明点点头,山路蜿蜒,大宝开得又不慢,秦明有些头晕,使了些力抓紧了车门上的把手。

在山路颠簸了许久,车速才渐渐放缓,大宝换了档开始倒车,秦明长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有功夫打量一下周遭环境。

这是一座美式建筑的酒店,有那么一点林间木屋的感觉。外墙使用了装饰性木材,刷了一层保护漆,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光,屋顶做了几个三角尖顶的造型,衬着周围成片树林间投下的光斑,让人恍然生出遗世而独立的梦幻感觉。

酒店门前竖着一块木牌,没有太多的雕琢,甚至能看出些风雨侵蚀的痕迹,上面写着——龙番森林青年旅舍。

秦明收回视线拧起眉,问道:“大宝,你们在搞什么?这里怎么除了林涛的车子一辆警车都没有?真的有案子吗?”

大宝假装没听见问话,自顾自倒车停稳拉了手刹,飞快跳下车往里面冲,一面冲一面还煞有其事地喊着:“老秦快点,检验科的人还在里面等你呢!”

秦明怀着巨大的疑惑解了安全带下车,走进酒店,见大宝正在一扇木门前等着他。酒店里没有开灯,只有玻璃窗照进来的自然光在地上落下长长的梯形,秦明的心忽然不规则地跳动起来。

秦明向前走了两步停在的阳光里,室内细微的尘埃在照射下如同金粉洒在他的肩头。秦明心中莫名有种预感,当这扇门打开的时候,他可能会得到全世界。

门被大宝推开了,厚重的木门后面,天气晴朗的有些刺眼。

适应了室外的光线,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的绿色白色和跳跃的紫色:白色紫色与绿色交织的花饰拱门,百合、风信子与满天星在绿色的衬托下次第盛开,垂着白色纱幔的四角亭,洒满白色花瓣的花毯,装饰着紫色缎带的白色宾客席,大片大片的翠绿草坪……这,这简直就是一场婚礼?!

秦明移动视线,宾客席就那么寥寥几人完全没有坐满,但看过去张张都是熟悉的面孔——谭永明、小黑、大宝、林涛妈妈……

秦明拿眼仔细去瞧不远处的人,那个身着白色西装站在四角亭里,看上去有些紧张的男人,忽然明白了。

林涛刮了胡子,发型收拾的十分妥帖帅气,穿着纯白的西装四件套,打着镶了银线的白色领结,胸口插着一朵小小的玫瑰,手上拿了束百合花,显得有些局促。当他看见秦明出现在花毯末端的时候,立刻朝他绽放了一个傻气的笑容。

“秦明!你愿意嫁给我吗?”林涛大声喊道。

秦明嘴角抽动了一下,觉得自己酝酿的情绪有些崩塌。在婚礼现场求婚?亏他想的出来!

可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个人是林涛啊,他当然能做得出来这种事。

“我愿意。”他的声音不大,刚好让在场的人都听见。

偌大的草坪一片安静,第一下掌声响起,宾客们纷纷跟着鼓起掌来。秦明刚想抬步,林涛的妈妈却先一步起身走到他身旁。

“我有这个荣幸把你带去林涛身边吗?”她温柔地笑道。

秦明张张嘴,没说出话来,闭上抿成了带着弧度的线条,他点了点头,轻声道:“好。”

那个人今天刮了胡子,收拾的分外整齐干净,就在不远处死死盯着他,看着他一步一步走来,嘴角的笑容怎么都无法掩饰的在扩大,傻兮兮的,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可他自己何尝不是呢?

林涛看着秦明,看着那个人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带上了温柔的笑容,看着那人眉眼间仿佛能滴出水的爱意。

秦明站在林涛面前,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半真半假地埋怨道,“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我都没有准备。”

林涛抱着花束,非常认真地道:“秦明,生日快乐,”说完又单膝跪地,“刚才那个太草率了!我再问你一次,秦明,和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这条白色的裤子怕是毁了,秦明如是想到。

“你不再问一次我还能拒绝了吗?”秦明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伸手去拽他,“快起来!”

“嘿嘿,”林涛傻笑着,站起来后连忙拉着秦明两步跨进四角亭,“明叔!我们开始吧!”

秦明这才注意到,四角亭里穿着笔挺燕尾服的老人,竟然是林涛家里的管家——明叔。

见秦明疑惑地看着自己,明叔微笑着解释道:“是少爷请我来为二位做个主婚人,算是代表老爷来见证二位的典礼。”

林涛有些不安地瞥着秦明的脸色,“宝宝,我这么安排,你会不高兴吗?要不我们算了?”

秦明有些好笑,“这还能算了?你都大张旗鼓地摆出阵仗了,我当然要奉陪到底了!”

“好!”林涛忽然的大叫吓了秦明一跳,台下宾客也发出阵阵哄笑声。

林涛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去挠脑后的头发,被秦明一把抓住,“好好做了个造型,别毁了。”

林涛乖乖放下手,秦明却没有放开,依然抓着他,看向明叔。

明叔了然,稍稍侧了些身子朝向林涛,郑重地问道:“林涛,你愿意和秦明结为连理,一辈子爱他照顾他,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都对他不离不弃,与他长相厮守,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吗?”

“我愿意。”林涛毫不犹豫地回答道,看向秦明的眼里承载着满溢出的情意。

明叔又转向另一人,“秦明,你愿意和秦明结为连理,一辈子爱他照顾他,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都对他不离不弃长相厮守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吗?”

秦明刚要回答,突兀的铃声打断了他的话,众人纷纷看向接起电话的谭永明。

“喂,我是……好,我马上派人过来……是,我知道!”

谭永明挂了电话,神情严肃,林涛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要不好了。

果然,谭永明道,“市中心发生一起命案,被害者一家三口,市局要求我们立刻赶赴现场!秦明,林涛,破坏你们的……婚礼对不住了,可我们是警察,只能先将个人利益放在后面!”对于谭永明来说,承认这是两人的婚礼还是有些难度的。

“是!”“是!”

秦明刚要动身,手腕却被人拉住。秦明望向林涛,刚好对上那人可怜兮兮的表情,“宝宝,你还没答应呢!”

秦明眼里噙着笑意,站住脚步,飞快地抱了林涛一下,极快地在他耳边道,“虽然已经说了好几遍,不过……我愿意。”

秦明这一下让林涛满心被破坏了婚礼的不甘都立时烟消云散,乐得一蹦三尺高,跟打了鸡血似得拔腿就跑,“小黑!带上人!上我车!”

“哎!”

“少爷!等等!”明叔追到门口。

“怎么了?”

“这个,”明叔递过来一个黑色天鹅绒的方形首饰盒,“没时间仪式了,你们就自己戴吧。”

“啊!对!我一激动都忘记了!”林涛接了盒子,拔腿就跑,还不忘回身喊道,“明叔,谢了啊!”

林涛一面跑一面把两枚戒指拔出来攥在手心,随手把盒子塞在裤子口袋。

坐上车,林涛没有先系上安全带,而是拉过秦明的手,把其中一枚放在他手心,“反正我俩戒指号都一样的,款式也一样,随便带吧!”

秦明有些错愕地看着掌心里的银圈,“你还准备了戒指?”

“那当然,必须要全套的啊!快戴吧!我把门锁了,把小黑大宝拦在外面了!”

秦明看了一眼脸贴在车窗上直敲玻璃的两个人,哭笑不得地瞪了林涛一眼,拉过他的右手,把戒指推上无名指,直到根部。

林涛笑眯眯地拉过秦明的手,也把戒指给他戴在了相同的位置,“这就成啦!”

林涛打开中控锁,大宝和小黑飞快蹿进车里,大宝一坐下就掏出手机开了连拍,伸到驾驶座就是一阵咔咔咔。

“哎哎哎!出警了!宝哥你以为你狗仔呢!”林涛赶苍蝇一样挥开大宝的手,发动了车子。

大宝兴高采烈地看着手机里刚才拍的照片,不错!好歹有两张能清楚地看见林涛手上的戒指!

接下来,秦明的就好办了……嘿嘿嘿,多重要的见证啊!嘿嘿嘿嘿~

后排的大宝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秦明默不作声地用右手盖住了戒指的部位。

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奔赴命案现场。

偌大的草坪上,五分钟之内走的只剩下林涛母亲和明叔,两人面面相觑,皆是无奈苦笑。

林母吩咐酒店工作人员把众人还没来得及吃的自助餐点打包了,准备一会儿送去局里,中餐晚饭估计是赶不上了,给他们做个宵夜也是好的。

无论婚礼的结尾如何,林秦二人毕竟是在长辈的见证之下正式公布了恋情,这恐怕将会成为秦明人生中最难以忘却的生日,也是最难忘却的一天了。

 

 

 

 

 


评论(26)
热度(173)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