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巍澜】巍然(OVER)不安

【巍澜】巍然(1)  【巍澜】巍然(2)  【巍澜】巍然(3) 【巍澜】巍然(4) 【巍澜】巍然(5)  【巍澜】巍然(6)  【巍澜】巍然(7)

【巍澜】巍然(8) 【巍澜】巍然(9) 【巍澜】巍然(10) 【巍澜】巍然(11) 【巍澜】巍然(12)

 

【是场贩余本了……个位数的那种】

带着泡沫的水流尽了,赵云澜屁颠屁颠地从墙上扣下了花洒,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给沈巍冲干净剩下的泡沫,取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来给他吸了水,又挤了好几坨的护发素熟练地抹在发尾。

沈巍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看向赵云澜的眼神里有些昏暗——也怪不得沈巍多想,赵云澜这操作这么熟练,怎么都不像是第一次给人洗头的样子,联想到赵云澜的诸多前任,斩魂使眼底又窜出了一缕狠厉之色。

赵云澜刚好低头看见,福至心灵,立刻猜到他想到了什么,伸手就在沈巍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想什么呢,我前任一水儿的短发,最长的也就到肩。”

沈巍眨了眨眼睛,厉色消失在眼中,乖顺地垂下长长的眼睫。

说话间,赵云澜已经冲干净了沈巍发上的泡沫,又捞了条毛巾,手脚麻利地给沈巍包成了个印度阿三。

沈巍顺着赵云澜的动作坐起身,好奇地摸了摸“发包”,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怎么会这么熟练?”

赵云澜神秘一笑:“现学现卖啊。”

沈巍这才明白,原来这个人已经谋划许久了,不由失笑。

赵云澜领着沈巍坐在之前被扔在一边的小板凳上,动作轻柔地为他擦干发上的水珠,又为沈巍披上一条毛巾,然后接上了吹风机开始给沈巍吹头发。

赵云澜本来想得挺好,大美人洗完头发再吹干一定美得惨绝人寰,他可不能错过这么惊艳的一幕。

万万没想到,赵处策划好了开始没有猜到结局,举着吹风机吹了半个小时,沈巍的长发才干了一半,吹风机已经因为过热断电自保。

赵云澜举着吹风机欲哭无泪。

沈巍捞了一缕头发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垂头丧气的赵云澜,眼底划过一丝笑意,随手一挥,满头青丝便已干爽如初,还隐隐透着护发素的香气。

赵云澜目瞪口呆,被打击的半天没回过神来——竟然还有速干这种功能?那我在这吹了半个小时的吹风机算怎么回事儿?

沈巍看见他一脸吃瘪的表情,忍不住失笑,站起身,将那人推回浴缸:“别发呆了,你裤子也湿的差不多了,干脆再泡个澡吧,晚点我们继续。”

赵处长觉得自己可能被骗了,沈教授这明显是故意的啊。

沈巍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让他一个腰肌劳损的人这么操劳,竟然还要,还要……继续???

 

那晚最后一次是在浴室里,沈巍泄了身后没有立刻退出来,而是将头埋在赵云澜的后颈处,从身后抱着他,低声说:“赵云澜,这一世我有了三魂七魄,有了生老病死,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走在我的前面,我不想……不想再眼看着你走。”

这一刻,赵云澜清楚地接收到了他的不安,于是他轻笑着回应。

“好,到时候,我们一起走。”

 

自然,赵云澜若是知道什么叫教训,那他也不是赵云澜了。

赵处长依然我行我素,只是偶尔会掂量一下自己的老腰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我还没问你呢,剥夺感官这么高端的玩法跟谁学的?斩魂使这万年学了挺多东西啊。”

“你教的啊。”斩魂使一脸无辜。

赵云澜:“???”

“百年前,我一次悄悄来看你时,你同一个女子……我见你同别人一起,本是很生气的,可若伤了那女子,又怕那时的你不高兴,便只能忍着,忍不住了,就……

总之,我后来见她……见她似是很享受的样子,就记得了。”沈巍眼神忽然有些飘忽不定,眸中一闪而过的阴影随着话题被一笔带过消失不见。

赵云澜看见了,一时间百感交集。

沈巍未尽的话,他大约能猜到,能如何忍,按照这个人隐忍狠厉的性子,不伤人便是伤己,想是在看不见的地方刺了自己不知多少下,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伤口自己长好。

心口忍不住地一阵疼,仿佛被人一拳锤在了最软的地方。

仔细再看沈巍的神色,却没有半分不自然,仿佛之前的苦都不是他去受的。

他不提,那便不提了罢。

 

不过,他怎的连这些都记住了!

赵云澜脑子里又过了几个弯,忽然反应过来一个残酷的事实。

他这简直是跨越了几百年给自己挖了个坑躺进去?

合着我是被自己坑了???

 

OVER

 

评论(12)
热度(72)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