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巍澜】巍然(9)你可知我怕的是什么? 【终于要到车了!】

原文设定,部分剧版设定,接原文结局
慢热,为了开车写鬼故事


【巍澜】巍然(1)  【巍澜】巍然(2)  【巍澜】巍然(3) 【巍澜】巍然(4) 【巍澜】巍然(5)  【巍澜】巍然(6)  【巍澜】巍然(7)

【巍澜】巍然(8)

 


沈巍瞪着手还在滴血的赵云澜,气不打一出来,手中动用法力给他止了血,又习惯性地将赵云澜敞开的衣襟拉拉紧。

赵云澜盯着他阴沉的表情,没心没肺地乐了起来,“我说斩魂使,你这架势跟我妈一样……”

话还没说完,眼前的人忽然手一挥变出了浑身黑袍,抬手将赵云澜揽进怀里,熟悉的冷香扑面而来,赵云澜一时有些怔忡。

等赵云澜缓过神来,已经被人放开来,世界也明亮起来。

赵云澜定睛一看,嚯,到家门口了。

“看来有了魂魄的镇魂使还是镇魂使啊……”没脸没皮的赵处抓紧一切时间恭维斩魂使,想谋求一条活路。

转眼之间,黑袍褪去,又变成了沈教授那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只是脸上,分毫找不着谦谦君子的影子。

“赵云澜。”明明是用气音在轻轻地喊着自己的名字,赵云澜却陡然生出一阵寒意。

瞥了一眼院子外随风而动的树叶,赵云澜决定把这股寒意归功于乍暖还寒时的春风。

“哎,小的在呢,斩魂使有什么吩咐啊?”

沈巍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被他这没得正行的一闹,倒是气散了些,可余光扫到赵云澜血迹未干的手,那股邪火便又野火烧不尽地复燃起来。

“你告诉我,这是做什么?你才离开我的视线多久,就带回来一身的伤?”沈巍拉起他的手,质问道。

赵云澜眨了眨眼睛,想撤回手,却被沈巍死死抓住,分毫动弹不得。

沈巍摸出钥匙打开门,将赵云澜一把拖进去,反手关上门,把赵云澜顺势按在门板上。

“赵云澜,你是在挑战我的耐心吗?”沈巍一字一顿地说道,无机玻璃的镜片反射出一道寒光。

赵云澜抬手覆在沈巍手腕上,沈巍的体温还是那么低,让人忍不住地想去温暖他。

赵云澜轻轻说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在这儿吗?”

沈巍愣住了,紧紧抓着赵云澜衣襟的手缓缓卸了力气。

你现在还在这里,可是以后呢?

若是我,若是我没有及时赶到……

他等了这么久,久到忘记了自己,好不容易盼来一世相守,那人却丝毫不懂得珍惜。

他恨不得,恨不得……

“我真恨不得把你的骨头寸寸打断,把你锁在床上,让你这一世日日夜夜都只看见我一个人。”

沈巍挥开他的手转过身,吐出的每个字都刻骨的狠厉凉薄,却又无不夹着绵绵的情意。

 赵云澜叹气,上前两步从身后抱住沈巍。

“可你不会的,小巍。”

沈巍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顺着赵云澜的动作转过身。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沈巍的笑容奇异而温柔,那是赵云澜从未见过的笑容。

【给你们一个车门自己扒】

评论(8)
热度(51)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