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巍然】巍澜(7)“人”心不足蛇吞象

原文设定,部分剧版设定,接原文结局
慢热,为了开车写鬼故事

 

【巍澜】巍然(1)  【巍澜】巍然(2)  【巍澜】巍然(3) 【巍澜】巍然(4) 【巍澜】巍然(5)

 

李小婉的眼泪刷地淌了下来,一边抽噎一边疯狂地在包里翻找钥匙。

“钥匙呢,钥匙呢,我要出去,我要回家……救救我……救救我!!!”

钥匙插进了孔洞里,却不能拧动分毫,就仿佛李小婉根本插错钥匙了一样。

李小婉徒劳地拍着门,徒劳地想要转动钥匙,眼泪把她的视线都阻挡了,她就随手用沾了血的手胡乱抹去——她已经顾不得其他了,恐惧就像一只大手,死死抓住了她狂跳的心脏。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仿佛贴在她耳边轻声说着,那声音仿佛是塞进脑子里的,阴冷刺骨,却是捂住耳朵都能听见。

“你在害怕什么?你心虚了吗?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做亏心事!我没有害怕!”李小婉歇斯底里地尖叫,抱着头蹲了下来。

“没有吗?”那声音似乎在笑,笑声里带着嘲讽,“既然没有,你在害怕什么?”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李小婉忽然觉得周围凭空起了一阵诡异的风,卷着她硬生生站了起来。她方才哭得梨花带雨,这会儿忽然站起来满面泪痕,发丝凌乱的贴在脸上,一双杏眸惊恐地四处张望。

“我没有害怕!我没有害人!”小姑娘强撑着喊道,两手在身侧各自发着抖紧紧握拳。

“那你看看我是谁?”那声音轻声说。

李小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披头散发,身着白裙的女人,忽然出现在她眼前。待李小婉看清她的样子时,忍不住爆发了更加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那女人微微垂着头,脖子上一道极深的勒痕,她吊着眼睛看着李小婉,整个眼球几乎凸出了眼眶,这让她的眼睛显得极大,眼白占据了眼球的大部分地方,漆黑的眼球只在上半部分滴溜溜地左右转动,她吐着长长的猩红舌头,就像把整个舌头都从身体里掏出来了一样。

哪怕已经是这幅样子,李小婉还是认出了她是谁——是苏晴。

哪怕已经不像是那个她曾经羡慕过的美丽、强势、精干的女强人的样子,李小婉还是认出了她。

毕竟,那是扎在她心底的一根刺。无论她是不是承认,都是埋在最深处的刺。动了,会疼。

苏晴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那笑容几乎将她整张脸分成了两半。她以看不清的速度抬起了手,掐住的李小婉的脖子,将人拎了起来,双脚离地的瞬间,掐断了她歇斯底里地尖叫。

“看来你已经想起来我是谁了,哈哈哈哈哈,来为我陪葬吧……”

苏晴刚要用力掐断李小婉的脖子时,李小婉的手臂上忽然冒出了一缕白光,轻而易举地将苏晴震出去三米远。

李小婉落在了地上,咳得昏天暗地,她本能地知道那道光只能护她一时,于是跌跌爬爬地扶着一旁的椅子站起来,狼狈地想向楼上跑去。

此时苏晴已经缓过神来,发现那道白光不过是昙花一现,并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便再次想追上去。

李小婉吓坏了,转过身没命地狂奔,她几乎能感觉到苏晴身上那种死气带来的阴冷,就在咫尺之间。

苏晴还差一步抓住李小婉的时候,大门忽然从外面被人踹开了。

苏晴下意识想看向门口,却被一张符咒当头贴在额际。

赵云澜低低念了几句咒语,符咒上的血字瞬间爆发出强烈炫目的光芒,瞬间包裹住了苏晴。

苏晴不动了。

赵云澜趁机在地上滚了一圈,护在李小婉身前,低声说:“躲到我身后。”

李小婉瑟瑟发抖着,强忍着大哭的冲动往赵云澜身后挪了挪。

赵云澜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苏晴,眼见着方才的光芒消散了,又掏出两张符,低低念了几句,两指夹着向苏晴扔去。

符咒接触到苏晴没有实体的身体,瞬间化为两条锁链,将她紧紧锁住,再也动弹不得。

赵云澜松了口气,说道:“你不是生魂,不归我管,斩魂使来之前你就先呆在这里吧。”

说罢,不再理会背后冤魂阴狠的尖叫声,拉起李小婉往门口走去。

李小婉抽抽噎噎地跟着赵云澜,不住地回头去看苏晴。

其实刚才那一刻,她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譬如苏晴为什么死的,汪朝阳又是为什么死的。

她终于明白了后悔的感觉,这辈子最为沉重的悔意,那根刺终于笔直地扎进心里最深的位置,化成了一块脓疮。

赵云澜此时手已经搭在了门把手上,却停下了动作,仔细倾听起窗外的声音。

 

苏晴被制住了,外面的幽魂厉鬼却仿佛更加的放肆,赵云澜从窗户向外看去,阴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荡着无数的鬼影,似乎是整个别墅区的鬼魂都聚集在了这一处。

赵云澜估计着,他们不进来不过是为了等待“领导”的那个“人”,只是那个“人”还没有摸清他的底细,不愿意贸然出现,毕竟,人间的门可挡不住阴间的鬼。

赵云澜掏出几张符塞在符塞在李小婉手里,嘱咐道,“如果有感觉到呼吸困难就把符点着。”

李小婉茫然的看着他,她没有阴阳眼,看不见这漫天的冤魂,虽然能感受到一阵阵说不上来的寒冷,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赵云澜一时半会儿没法与她解释许多,只能拍拍她的肩膀,笑了笑:“相信我,我是警察,躲在里面别出来,离里面那个东西远一点。”

李小婉看了他一会儿,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点了点头。

“谢谢你。”她说。

赵云澜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走出去,将大门关紧锁好,然后朗声道:“朋友,既然都逃出来了,不如咱们当面说说清楚吧,你怎么才愿意回去。你把我们困在这里也没用,自然会有人来救我们。”

好半天,赵云澜面前什么声音都没有,没有人回应他,也没有鬼影贸然上来攻击他,它们只是虎视眈眈地围着这栋小房子,守在哪里。

接着,一个声音,一个男女不变,仿佛是金属与石头碰撞后产生的尖锐声音凭空响起。

它呵呵笑了几声,以一种不急不慢的速度说道:“我苦心隐藏了许久,带着大家逃出来后月余不敢有任何动静,终于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要吞了这个大功德,从此能有个实体。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来竟然来了俩,你说对吗,镇魂令主?”

赵云澜多聪明的人,听它这么一段话说完就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它们恐怕是趁着地府混乱的时候逃出的一波孤魂野鬼,那时候地府自顾不暇,想要逃跑轻而易举。虽说沈巍后来回去重新建立了秩序,但现在地府依然忙的不可开交,它们只要在阳界行事低调不引起人界的注意,自然没有人能发现他们。

这块地的布局本就是个天然的养尸场,主人自然也绝非善类,它们藏在里面,一面吸取灵气壮大自己,一面说不准已经与主人达成了协议。

它们之前的目标一直是李小婉,因为她生来带着几世积累的丰硕功德,那些鬼魂分了功德后再修炼数日便能得到实体。

既然出来了,谁不想行走在太阳光下?

自己倒像是送上门来的了。

即便他们不知道大战的种种,可功德是骗不了人的,以凡人之身,身怀神格,光是这一点就足以成为宵小们觊觎的对象,更别提他不久前刚刚镇压了鬼族的大功德。

呵,人心不足蛇吞象,鬼亦如此。

想吞了我,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评论
热度(40)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