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巍澜】巍然(6)信念崩塌

 

原文设定,部分剧版设定,接原文结局
慢热,为了开车写鬼故事

 

【巍澜】巍然(1)  【巍澜】巍然(2)  【巍澜】巍然(3) 【巍澜】巍然(4) 【巍澜】巍然(5)

 

李小婉的地址在距离市区有半小时路程的城郊,赵云澜知道那个地方,是片别墅区,主打小而精的迷你别墅。许多有钱人把二奶、情人养在里面,算得上是远近闻名了。

这片别墅区离赵云澜的位置不远,甚至比林静他们还有近了约20分钟的车程,所以还是赵云澜先到了。

赵云澜下车的时候便感觉到一阵不自在,别墅区建在半山腰上,明明是个挺好的向阳位置,却阴沉着一片。周遭寂静的异常,没有虫鸣没有鸟叫,就连被风吹得轻轻摇晃的树枝,也没发出多大的声音,倒像是个看不见的人拉着树枝晃了几下。

自然,这足以吓退普通人的阵势放在镇魂令主的眼里,那都是不够看的,赵云澜冷笑一声,几步已经来到了别墅区的保安室。

保安室空无一人,整个小区门户大开,似是诱惑着来往的过客一探究竟。等你真的踏入了,就会张开大口,把你一口吞噬。

赵云澜走进保安室,摸了一把已经布了一层薄灰的桌板,寻思着这儿恐怕有个把礼拜没人在了。

若是如此,那么李小婉每天来往于此,为什么都没有发现?

苏晴死了不过5日,那么是谁早就潜伏在这里?

 

若是每天都在这里的其实都是鬼呢?每天披着人皮坐在这里,假装自己是个活人,关上门,拉上窗帘,遮天蔽日的,你又知道里面到底坐的是个什么东西?

赵云澜从保安室里拿了一张别墅的分布图,只看了一眼,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这些别墅皆是3栋一排,3排一块如此分布,但每块之间间隔并不相同,乍一眼看起来似是这些房子排出了个花,可拿掉周围景观广场道路,这分明是个按照八卦排列的聚魂阵!似是谁刻意为之以此行阴诡之事。

聚魂阵的作用可大可小,小了可以为自己或至亲聚魂续命,大了便可以以魂生金,说白了就是踩着别人的魂魄巩固自己的财路,住在这种房子里的人,要么早死要么活得病病歪歪,要么就会在短期内家财散尽。

这别墅如此大兴土木,想来不会只是为了借魂保个命,多半是想吸了住在这里人的精魂养着自己的命脉,顺便压榨些别人的金运。

只是,这个聚魂阵对死灵的益处更甚。

赵云澜冷笑,也不知是哪个不长脑子的想了这种法子聚财,阵主这会儿怕是已经被吞噬了吧。

生灵聚魂,死灵自然养魂,哪怕是下面逃上来的魂魄不全,在这儿养养也能生龙活虎为祸一方了。

赵云澜心念一动,之前汪朝阳临死前拍下视频的角度,苏晴为什么未过头七能远离新死之地,他心里此时都隐约有了答案。

若非巧合,那就是有人,不,有鬼暗中帮着苏晴。从迷了汪朝阳的心窍哄他上吊开始,那鬼已经被养得极好了,能用人间之物帮苏晴拍了视频,能帮苏晴发了信息给汪父母与李小婉,还帮苏晴在李小婉与汪朝阳的私会之地埋伏起来。

领头的恐怕也不会是新死的鬼,大约是趁着之前地府大乱时逃出来的,想用这里作为大本营聚集周围怨死的厉鬼,在人间掀起一番大风浪。

赵云澜向前踏了两步,阴云密布的天似乎向下坠了些,直直地要压下来,直逼的人几乎透不过气。

感光的路灯亮了起来,赵云澜的影子在地上被拉长,变细,就在这时,一些不属于树木房屋,甚至不属于人的影子绕着赵云澜的影子打了几个圈。奇怪的是,路灯撒下的光并没有半分被惊动,似乎这些影子已经脱离了“被遮挡才能出现”这个定律。

赵云澜冷笑一声,抽出一张符咒,低低念了几句,符咒顿时无火自燃。赵云澜将符咒两指夹了扔向前方,火舌立刻将那些蝼蚁之辈舔噬了个干净。

隐藏在黑暗中的其他东西似乎被震慑了,一时间陷入了沉寂。

树木摇曳的声音和隐隐虫鸣之声渐渐响了起来,赵云澜脚步顿了顿,面不改色地走向最中间那栋房子。

在他身后,有什么在小声的讨论着。

人间界还有这么强的存在啊。

没关系,这里鬼气充沛,我们比在地府都要强大几分。

那个人是谁?

那不会是镇魂令主吧?

鬼影们安静了几秒,显得有些踌躇。

又有什么东西鼓动起来。

是谁都没关系,只要不是斩魂使,是谁都不怕。

他进去了。

那就让他出不来吧。

蹲在暗处地东西窸窸窣窣交换着信息,鬼鬼祟祟,得出了统一的结论后再次沉寂下去。

 

再说李小婉与赵云澜分别后,拦了一辆出租坐上去,便整个人都空掉了。

虽然与汪朝阳认识不过也才一年,但那人的点点滴滴已经深入在她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李小婉毕竟还年轻,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分手都是一件天塌了的大事,更何况是心爱的人忽然莫名其妙撒手人寰。

她甚至还没来得及认识到成为别人的第三者是怎样的一件事情,更无从得知别人家庭的变故,她将自己封锁在自己的象牙塔里,只想听自己愿意听的,看自己愿意看见的。

一朝梦醒,她站在象牙塔的废墟上举目望去,忽然就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都是空白,人生都成为了空白的。

神色恍惚地走进熟悉的小区,李小婉甚至没有发现平日里总是热情与她打招呼的门卫只是阴沉沉地看着她,她也没有看见当她路过一栋栋别墅时,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别墅墙壁上精致的楼栋标示像融化了一般,流淌出血一样的颜色。

蹲在暗处的东西暗自发笑。你懂什么?这就受不了崩溃了?

少女啊,你根本没有见到这个世界的恐怖。

直到李小婉踏进门,直到大门在她的身后自动关上发出碰得一声巨响,她才打了个激灵,如梦初醒,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一阵阴森的凉意。

从指间沿着四肢躯干钻入心底的凉。

 

一片寂静黑暗里,只有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声响,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原因,李小婉总觉得那指针一格一格走着的声响,更像是在前进一下后退一下反复地回到原点。

凭着记忆,李小婉摸索到墙上的开关,抖着手按了两下才接通电路。

大厅中央的水晶灯亮了,李小婉悬着的心这才落回肚子里,暗自吁了一口气。

啪——

还没等下一口气缓上来,灯光又灭了。

冷汗渗可出来,顺着脸颊和后背淌下,李小婉的连衣裙几乎湿透了,她浑身筛糠一样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紧贴着墙壁的手摸到粘稠冰凉的液体,她下意识地举起手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看了看——深褐色,带着些铁锈味。

是血。

这个认知让李小婉整个脑子“轰”地炸开了,她尖叫着扑在门上,疯狂地摇晃把手,大门纹丝不动。

 

评论(2)
热度(35)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