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巍澜】巍然(4) 你所相信的,并不真实

原文设定,部分剧版设定,接原文结局
慢热,为了开车写鬼故事

 

【巍澜】巍然(1)  【巍澜】巍然(2)  【巍澜】巍然(3)

 

汪朝阳和苏晴的“家”在悦园小区17栋的顶楼,赵云澜盯着摆了标示牌的地板看了几秒,搬了个板凳,站在了尸体原本吊着的位置,水晶灯上原本挂着的那条登山绳已经被收走了,赵云澜微微弯曲着膝盖,让自己和死者处在差不多的高度,然后冲着郭长城招招手。

郭长城缩着脑袋,勉强挪动了两步——他还是觉得这个房子都阴沉沉的,这个房间朝北,总让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快点儿啊,你就站在那儿,用手机给我拍个视频。”赵云澜催促道。

“赵处,你怎么还有心情拍视频啊。”长城嘟囔着,还是听话地掏出了手机。

赵云澜从椅子上跳下来,接过郭长城的手机,看了看刚拍的视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郭长城觉得,他们处长每次这么一笑起来怎么就是不像个好人呢。

“老楚,那个什么,汪朝阳的社会关系查了吗?最近他周围有没有人死了?”

楚恕之掏出手机翻了翻,“祝红查过了,汪朝阳的妻子苏晴,上个礼拜刚死,明天头七。”

赵云澜瞅了一眼明鉴表,分毫不动。

这屋里很干净,看上去早就走了。

只是不知道是去投胎了,还是还有别的目标。

“苏晴是自然死亡吗?”赵云澜问。

楚恕之古怪地笑了笑,“你觉得呢?”

“也是……自然死亡还怎么成恶鬼。她是……吊死的?”赵云澜叹了口气。

“勒死的。”楚恕之用平板的语气说道,“被汪朝阳。”

赵云澜点点头,瞅了一眼还在一头问号阶段的郭长城,“听懂了吗?”

郭长城老老实实地摇头,赵云澜也不管他,全交给楚恕之去给他解释案情了。

这汪朝阳已经死了,可是苏晴却没有留在原地,而是从家里消失了,还能因为什么?

必然是想杀的人还没有杀完。

“一桩谋杀案就这么被按下来了,我要是苏晴也得诈尸,”赵云澜挑眉看了一眼一旁终于给郭长城理清了因果关系的僵尸王,“老楚,你带着小郭去提点提点那些睁着眼睛看不见人事儿,掉钱眼儿里面的同事,咱们也不能眼看着同事犯错误不是?”

楚恕之回了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冷笑,抓着瑟瑟发抖的郭长城走了。

 

“喂,祝红啊,你查一查这个汪朝阳的社会关系,和谁走的比较近。”

等祝红消息的时候闲下来,赵云澜习惯性想要掏一根烟,一摸口袋……全被沈巍换成棒棒糖了。

也成,也能叼着。

世人谋取他人性命,要么为名,要么为利,要么为情。

夫妻反目为了什么呢?同林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各自飞时才会为了利大打出手。

至于为何各自飞,若非没有个诱因,便是感情破裂成碎片也会维持个表面的和气。

说到底,就是出现了第三者。

 

祝红的动作很快,反馈已经发到了赵云澜的手机上,与汪朝阳走得近的,除了他的助理周鹏,和秘书王淑芬以外,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人。而这二人,除了工作以外,与汪朝阳也没有其他方面的接触。

赵云澜想了想,给祝红回了信息:“查一查汪朝阳最近在外面住宿的登记记录。”

祝红依言去寻找了一番,倒真的有些收获,“汪朝阳这三个月在外面过夜的记录比去年一年还多啊,而且他的宾馆记录里都显示着另一个人的名字,是名女性,叫李小婉。”

信息发过去3秒,祝红的手机响了起来。

“把李小婉的地址和电话给我,我马上去找她。”

“好,发到你手机上了。”祝红说。

赵云澜立刻马不停蹄赶往李小婉打工的工作地点,那是一家咖啡清吧,白天时客人不多,赵云澜来时刚巧赶上李小婉的午休时间。

赵云澜掏出证件晃了晃,就坐在了李小婉对面。

赵云澜一双招子也算是经历了千锤百炼,这会儿倒是忽然开始有些怀疑起自己的眼神了。

李小婉的身体带着不算薄的一打功德,虽然及不上郭长城那厚如砖块儿白里透黄的,也算不容小觑了。可偏偏她耳后又有一条又黑又深的因果线。

说到底,哪怕她没有杀人,但苏晴的死,她就是那个“因”。

这一道因果线,生生劈断了她深厚的功德。

赵云澜不禁有些叹息,难为这姑娘做了许多世的好人,做了那么多的好事,到这一辈子却走错了路……

不怕走错路,怕只怕根本没有觉得自己错了。

李小婉不觉得自己错了。

 

直到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手长脚长的警官坐到李小婉对面时,她才从神游太虚中回过神来,坐直身体,皱起了一对修剪精致的柳叶眉。

她留心看了一眼赵云澜的证件,虽说也没有分辨出真假,但还是多看了两眼。

“警官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可能是赵云澜的视线太直白太锐利,李小婉有些招架不住,勉强笑了笑,在赵云澜面前放了一杯柠檬水

赵云澜笑得很和善,尽管眼里的笑意没几分,可是脸上该有的表情,他依然半点不缺,他慢悠悠端起那杯水,喝了一口。

“是这样的,汪朝阳你认识吗?”赵云澜一边说话,一边装作不经意间观察李小婉的反应。

听见汪朝阳的名字时,她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仿佛那是个与她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果然,李小婉摇摇头,“我不认识。”

赵云澜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李小婉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于是他依然笑着,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打印纸,展开放在李小婉面前。

李小婉扶着杯壁的手顿时收紧了。

——那赫然是汪朝阳和她开房的记录。

李小婉急促地呼吸了几下,渐渐放松了下来,挂起了一抹冷笑。

“是,我就是个小三,怎么,警察还抓小三吗?”李小婉挑起一边的眉毛,尖锐地看向赵云澜,那样子,活像是赵云澜半夜起床踩着大庆尾巴时候,大庆炸毛的样子。

赵云澜失笑,整个人靠进了沙发座里,一副没有骨头的样子。

“汪朝阳死了你知道吗?”

李小婉的本来已经要低下的头,猝然抬了起来,眼睛瞪到最大,乌黑的眼瞳几乎要夺眶而出。

“怎么,怎么会!他怎么会死了?他,他怎么死的?”

赵云澜轻声道,“是自杀。”

“怎么……怎么会自杀,他……他真的死了?”李小婉的牙咬得很紧,声音就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她浑身发抖,目光都散了。

赵云澜看着她,没有说话。

“是吗……是吗……他真的死了……”李小婉一边哭一边笑,满脸泪痕,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两鬓黑发被打湿散乱地贴在脸颊上,其余的无精打采地搭在她瘦弱的后背上,赵云澜带来的消息仿佛抽干了她全部的生命力。

“李小婉,你……信鬼神吗?”赵云澜忽然问道。

李小婉好半天才从抽噎中半抬起头,一双被泪水冲刷到红肿的杏眸悲哀地望着他,“我不信,你是想说我们这样都是报应吗?”

赵云澜没有再问什么,只是拿出一张写着电话的纸条:“这个你收好,如果有什么情况或是想起什么打电话给我。”

李小婉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聚焦了许久,才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好,谢谢你,那我……我先回家了。”

接过纸条的瞬间,一道白光钻入李小婉的体内,可李小婉哭得泪眼朦胧,什么都没有看见。

 

评论(2)
热度(31)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