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巍澜】巍然(3)你所信赖的,杀死了你

原文设定,部分剧版设定,接原文结局
慢热,为了开车写鬼故事

 

【巍澜】巍然(1)  【巍澜】巍然(2)

 

无缘无故,楚恕之不会特意把视频带回来让他再看一次。视频里的死者,虽然临死前做了一些奇怪的动作,但若硬要解释也能说得通——譬如面部肌肉因为缺氧造成的收缩等等。

可如果视频没有问题,那小孩儿怎么会吓成这样子。赵云澜瞥了一眼在视频播放后就吓得脸色青白,上下牙不停打战,一双眼睛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的郭长城。

于是赵云澜开口问道:“长城啊,你是不是在视频的玻璃反光里看见什么了?”

长城回头望向他,苦着一张脸,像一个呆头鹅一样疯狂点头。

怕是见鬼了。

长城又点了次播放,颤颤巍巍地伸手指,指向视频边缘的一面有些反光的窗户。

“这里……这里……这里有个……”

“有个鬼是吧,好的我知道了,长什么样的鬼?”赵云澜觉得自己的耐心又要磨光了,这小家伙,这么多事都经历过去了,心性一点没变是挺好,傻怎么也一点儿没变啊。

一旁楚恕之也不知道是看不下去了,还是怎么着,接过了话头:“女鬼,脸色惨白,眼睛上翻只剩眼白,长发垂地,舌长三尺,一袭白裙——是个吊死鬼。”

赵云澜点点头,哦,那是厉鬼,是要吓坏郭长城的。

郭长城颤颤巍巍地补充说:“那个鬼,那个鬼最后还咧着嘴,在……在笑。”

赵云澜盯着被暂停的视频看了半晌没说话。视频被定格在了死者挂在吊灯上飘飘荡荡的景象,从角度看上去,似乎是从窗户的方位拍摄的,将死者死时的情况拍的一清二楚。

“走,上现场看看去。”百闻不如一见,实实在在地勘察现场总比呆在这里反复研究视频的好。

赵云澜摸了摸裤子口袋,镇魂令没有带出来。

不靠谱的镇魂令主想了想,算了,反正也就去看个现场,个把吊死鬼还没到要镇魂鞭出马的地步,没带就没带了。

于是赵云澜随手在裤兜里塞了一把符咒,就闲庭散步一样地带着老楚小郭出了门。

事实证明,当你觉得自己用不上一样东西的时候,关键时刻总是能被命运清脆地打上一个耳光。

 

死者名叫汪朝阳,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说是小公司,也有了百八十个员工,公司是汪朝阳与前妻苏晴一手创立的。汪朝阳为人热情,在公司口碑也不错,长相虽说不是一表人才,却也算得上是青年才俊。

三十多岁的年纪,没有秃顶,个子也勉强够上了一米八,将将脱离了“二等残废”的边线,五官不出彩但也端正,重要的是,他事业有成,人生有积累,出口有文章。

这样的男人,对于一些初出茅庐刚踏上社会的小姑娘来说,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甚至可以让她们枉顾伦理道德,看不见所有人的劝诫,一心扑在一个人身上。

李小婉,很不幸的,就是这样一个被汪朝阳所谓的“社会阅历”所迷惑的女孩子。

 

在汪朝阳看来,曾经同甘共苦风雨同舟的苏晴,已经在多年的夫妻生活柴米油盐中,变成了另一个人。无论他做了什么,总是挑得出他的毛病,觉得他做什么都是错的,觉得他的每个决定都有待商榷。

不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他做出的决定总是要经过苏晴的同意,哪怕像买件衣服这样的小事,苏晴都要对他进行一番指手画脚。

相比之下,在酒吧认识的李小婉简直是一朵天真可爱的小白花,是让他想要捧在手心里的珍宝。

她涉世未深,阅历浅薄,只要稍稍说一些曾经做过的项目,提一提她所没有见过的世界里,她就会惊讶地睁大眼睛。那些或是光怪陆离或是以讹传讹的小道消息,她都不会觉得枯燥无趣,反而会想听他说得更多。她总是用崇拜的眼神希望他能再多说一些,听得入迷的时候,她甚至连水都会忘记喝。

在她的身上,他仿佛找回了自己几乎快要丢失的“尊严”,一个身为男人的“尊严”。

所以,他喜欢上她了。

越喜欢李小婉,就越发的讨厌家里的“母老虎”。

其实苏晴算是一名保养得当的女性,一头又长又黑的秀发,身材凹凸有致,只有眼角隐约有些细纹,一双丹凤眼依然充满着风情万种。

但这一切,在汪朝阳的眼里都看腻了,在他的内心里,苏晴看过他所有不堪的样子,看过他最没用的样子,看过他穷困潦倒的样子,看过他债台高筑的样子。在苏晴的面前,他仿佛永远是当年那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于是,他把全部的感情投入在了李小婉身上。

 

苏晴是多么精明的人啊,她很快就察觉到了汪朝阳的异样,她也不去手撕小三,也不去找李小婉,只是一纸离婚协议和股权转让书放在汪朝阳面前。

是离婚把股权转给我,去追寻你的真爱,还是老老实实过日子,断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念想。

苏晴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只是希望他认清现实,毕竟这个公司,他们可以说是一人一半的。

汪朝阳没料到她竟然如此狠绝,只给了他两条路选。他犹豫了片刻,撕了离婚协议书,恳切地表示愿意好好过日子。

苏晴选择了相信他。若是他都不能信,还有谁能信呢?

可他就是不能信。

汪朝阳对于苏晴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他知道苏晴有焦虑症,晚上要吃药才能睡着。

在苏晴吃了药睡着以后,汪朝阳将苏晴勒死在了他们同床共枕了十年的大床上。

次日清晨,汪朝阳报了警,声称妻子因为不愿意离婚想不开,在厕所上吊自杀。

事后,他极尽所能做出了忏悔的姿态,表示他们只是吵了一架,他在盛怒之下提出了离婚,哪知道苏晴竟然真的放在了心上。

汪朝阳提供了当时那份被撕碎的,签有苏晴名字的离婚协议书,用来佐证苏晴的确是在一时冲动的情况下打印了这份文件,同时他也在清醒后撕毁了这份文件。

几句话,把自己是摘了个干干净净。做足了深情懊悔的样子。

至于尸检。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汪朝阳疏通了市局的关系,悄无声息地改了苏晴的尸检报告。

同样是机械性窒息,从“被人勒死”到“自杀”,也不过是多少钱的距离。

 

至此,汪朝阳觉得事情结束了,开始着手安排股权继承和李小婉的事情。

你看,人若是心狠起来,也是可以心狠的滴水不漏不是吗?

李小婉被他藏在距离市区不远的一栋别墅里,迷你型的连排别墅,可人情凉薄,谁也不会认识谁。

本来,汪朝阳的幸福生活应该要开始了。

可这个时候,他却死了。


 

评论(5)
热度(38)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