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巍澜】巍然(2)吊死鬼

【巍澜】巍然(1)

 

沈巍手里的牛奶杯子刚放上餐桌,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哟,你醒啦。”赵云澜带着一身汗味儿回来了。

“去冲个澡来吃饭了。”

沈巍递给赵云澜一瓶运动饮料,转去厨房端出一盘烤的酥软适中的面包。

“得嘞。”赵云澜笑眯眯地看着沈巍忙前忙后的样子,心里别提多满足了。

冲了个战斗澡,抓了块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水,呼噜了几下一头杂乱的狗毛,随手套了件t恤和短裤。赵云澜对着镜子照了照,摩挲着下巴思考了一下要不要修剪修剪杂草丛生的胡子。

剃须刀刚拿出来,浴室的门被敲响了。

“哎,进吧。”能在这时候敲浴室门的,也就沈巍了。

沈巍手里拿着赵云澜的手机,还是不太能摆平这个新时代的电子产品。

“喂,嗯,我在家呢……小郭和老楚来了吗?打电话让他们先去看看情况,回来写个报告,我一会儿过来。嗯,就这样。”

赵云澜挂了电话,迎上沈巍询问的目光,耸耸肩,“估计又有案子了,毕竟最近地府才动荡完。”

沈巍习惯性皱眉,“要不要我去?”

“不用,先让老楚他们去看看,你今天不是还有课吗?9点半的吧,一会儿该出门了。”赵云澜抬手按平他眉间的皱褶,“你男人哪儿有那么弱不禁风,鬼族都消失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沈巍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患得患失了,垂下眼睑想了想,看向赵云澜,脸色放松了些,“你说得对,是我担心过度了。”

赵云澜拍拍他的肩,手指离开时若有若无地从沈巍下巴尖带了一下,带着几分调戏的意味。

沈巍身体轻震,眸色瞬间暗了些,伸手抓住赵云澜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在那人唇上飞快地吻了一下,扭头出了浴室。赵云澜眼神毒,瞅着那人的背影,似乎耳尖都红了些。

赵云澜摸了摸唇瓣,露出了奸计得逞调戏成功的表情。

 

赵云澜到特调处的时候,老楚和小郭都还没回来,大庆趴在门口的猫爬架上睡得正欢,一个屋子只有祝红还有点动静,拎了张鲜红的,切得薄如蝉翼的肉片正在往嘴里送。

“哟,又到要补血的时候啦。”祝红觉得赵云澜不招惹人就闲得难受的毛病怕是治不好了。

“怎么,您也想尝尝?沈教授放你出来开荤啦?”

赵云澜看了看那盘码的整整齐齐,为了摆盘还放了朵紫色小花的肉片,谨谢不敏地绕了过去。

“你自己留着吧,我早上起得早,老楚他们回来了叫我一声。”说着打着哈欠进了办公室。

“起那么早干嘛,你们现在难道不是夜夜笙歌,从此君王不早朝吗。”祝红脑补了一下自家领导的晚间生活,忍不住一阵嘿嘿嘿坏笑。

“好好冬眠吧你。”赵云澜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咚咚咚——

赵云澜刚培养出的睡意被敲门声冲散,虎着一张脸拉开门。小郭乍一看见他那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忍不住倒退两步,裤兜里爆出一阵火花。

赵云澜翻了个白眼,努力切换回和蔼可亲模式,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郭长城。

“我很凶吗?”

“没有没有没有!”人怂志短的郭长城疯狂摇头,裤兜里又是一阵火花。

“说事儿!”赵云澜彻底没脾气了。

“哎……哎!那个,我们,我们去看了现场,楚哥觉得,我看那个视频……我……”

赵云澜额际一阵抽疼,把语无伦次的郭长城搬开,视线投向一直抱臂看戏的楚恕之。

“老楚,你什么时候能教会他汇报说重点。”

郭长城可怜兮兮地看向老楚,充分感受到自己再次搞砸了。

楚恕之难得没骂人,反而抬手摸了摸郭长城的头,还安慰了他两句:“没关系,熟能生巧,你做的很好,是领导脾气不好。”

赵云澜瞠目结舌,半天才想起来正事儿,于是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转向了楚恕之。

“那您给汇报一下吧,楚大神。”

楚恕之非常自觉地接下了大神的称号,用播报新闻的语气平铺直叙地做了总结。

“有人报警称,今天凌晨0点的时候收到一个视频,视频拍的是他儿子上吊自杀的内容,报警人立刻联系了他的儿子,但是没人接电话,报警人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在吊灯上吊死了。”

“普通自杀案件,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赵云澜问。

“视频拍摄的时间是23点58分,死者吊上去刚好是0点,报案人收到视频的时间也刚好是0点。法医鉴定死者的死亡时间是0点左右,死因是上吊自杀,上面觉得有问题,就让我们去看一下。”

赵云澜挑眉,“然后呢。”

楚恕之掏出一个u盘,“视频在这里,你自己看吧。”

赵云澜接过u盘递给郭长城,秉持着有人动手绝不劳烦自个儿的理念,转身进了办公室四仰八叉地躺成了个大爷。郭长城捏着u盘,瞅瞅赵云澜又瞅瞅楚恕之,苦着一张脸,顶着领导强压的视线插上u盘,打开了视频文件。

视频文件不长,1分58秒,看起来是在死者的卧室里拍的,卧室房顶中央有一顶巨大的水晶吊灯,吊灯的挂钩处挂着一根长长的登山用绳,一直垂到与水晶挂饰平行的位置,绳索两端被打了死结。

死者在画面播放的第3秒走入画面,一言不发,甚至从头到尾没有看一眼镜头,径直搬了张靠背椅踩上去,把脖子伸进绳套,踢翻了白色的靠背椅。从画面看,死者做这些动作时没有半点犹豫,甚至异常冷静,仿佛一个为了自杀蓄谋已久的人。唯一一次的挣扎,似乎还是死者将死前身体本能的反应。

赵云澜忽然出声,“倒回去,刚才那边儿再放一遍。”

郭长城手忙脚乱地后退了几秒,按下播放键。

赵云澜坐直了身子,仔细盯住了画面,死者在死前挣扎的时候,似乎说了什么。那副神色,不像是临死前忽然后悔了自杀的行为,倒有些像是从梦里惊醒,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自杀!

赵云澜努力分辨了一下他的口型,他应该是在说——救救我,

赵云澜双手合在一块儿,抵住了自己的下巴,没有再出声。

最后十秒的时间,死者的尸体随着惯性荡了几下,便静止不动直到视频结束。

 

评论(4)
热度(51)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