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巍澜】巍然(1)四肢不勤的赵处

原文设定,剧版设定较少,接原文结局
慢热,写鬼故事

 

 

赵云澜记吃不记打,沈巍是知道的。

有时候沈巍甚至怀疑,他不记打是不是因为打的不够疼。

舍不得他疼,可这人却总也长不了记性。

圣器的事情总算是过去了,沈巍生出三魂七魄后昏睡了一个礼拜,赵云澜就照顾了他一个礼拜。

大战时找回神格的昆仑君还是人类的身体,需要七七四十九天的适应期,此时哪怕身负神格依然是个普通人的。

是个普通人就得忍受着生老病死。

于是本就罹患胃病已久的赵处长在饥一顿饱一顿的作了几天死后,胃疼欢天喜地地前来造访,硬抗了几天,一发现沈巍醒来,立刻滚去了酒店,胃病也越发肆虐得严重了。

沈巍醒来后,嘴上不说,心里心疼得跟都在自己伤了个遍儿似得。哄好了狗脾气的赵处长,就每天起早贪黑,把赵处伺候得像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大爷。

赵云澜觉得自己不是个享福的命啊,沈教授跟他请来的私人保姆一样,还不用花钱,没多久,他就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了。


赵云澜觉得自己不是个享福的命啊,沈教授跟他请来的私人保姆一样,还不用花钱,没多久,他就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了。

立春没多久,天气虽然有些回暖,但到底还是冷的。尤其是在沈教授觉得你冷的情况下。
出门衣服要穿好,扣子整整齐齐扣到风纪扣,围巾围三圈,手套帽子口罩一样不能落下。下班第一时间回家,洗了手就吃饭,吃完饭歇上两个小时就要睡觉。不许抽烟不许喝酒不许应酬。
最重要的是,还不许进行“睡前运动”!
赵处长觉得自己从骨子里长出了蘑菇,偏生每次要抱怨的时候,一看见那人长睫敛下的自责,就一句反对的话都说不出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别难过啊成不?
索性沈巍还算是明理的人,知道特调处的工作离了赵云澜没法开展,并没有拦着赵云澜正常上下班。

直到……
直到沈巍赶到时将将接住没站稳险些摔倒的赵云澜,直到斩魂刀将那群不长眼睛的冤魂厉鬼抹杀殆尽,直到他看见赵云澜一个劲儿往后藏也没藏住的手。
赵云澜没脸没皮地扒着他的手,“没事儿没事儿,不是他们干的,我自己割的,皮肉伤,不碍事儿。”
那一刻,沈巍知道,万年来刻在骨子里的狠厉他根本无法摆脱,赵云澜的一言一笑都是浇在骨髓上的毒药,痛不欲生却甘之如饴。
他应该怎么办才好?
是不是把他关起来再不见外人?
是不是洗了他的记忆带他远走高飞,让他除了自己谁都看不见?

沈巍还是沈巍,克制就像他附骨之疽的习惯,他看上去平静而冷淡,眉毛都没动一下,仿佛赵云澜不过是掉了根头发而已。
只有赵云澜打了个寒战。他看见斩魂使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霾。
赵云澜觉得自己恐怕捅了马蜂窝,还是直接把蜂后误杀了的那种。

事情还得从那天稍早说起。在沈保姆无微不至的照顾下,赵处长终于在家闲得发了霉,觉得生活实在太过无聊,又没有新的案子,整个人再不动一动大约会长出色彩斑斓的蘑菇,于是突发奇想准备趁着天还没热起来早起出门跑跑步。
这赵处上下嘴皮子一碰的事,沈教授可不就放在心上了吗。
当赵云澜第二天一大早好容易撑着两片千斤重的眼皮起床时,就看见沈巍放在浴室置物架上的一整套装备:紧身衣、紧身裤、慢跑鞋、运动手环,连赵云澜最近长长的刘海都考虑进去,准备了一条头带,一身给赵云澜归置得齐齐整整,还留了张便条,让他运动前记得喝水。反观一下,倒是第一天喊着要晨跑的人什么都没想起来要准备,好像穿个背心拖鞋大裤衩就可以去跑步了一样。
赵云澜摸摸鼻子,又摸了摸叠得四四方方的运动服,登时觉得有个沈巍在简直比有个娘还贴心。
套上紧身衣的时候赵云澜想起上次晨跑,那时才刚刚认识沈巍,对这个人的情绪还说不明白,想要靠近又怕陷入其中,心存疑惑又忍不住亲近。到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等他意识到的时候,整个人都陷进去了。好像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就开始疏于锻炼,查案的间隙都忙着沉溺温柔乡了。赵云澜看了看肌肉线条已经不太明显的腹部,寻思着得跑两天恢复恢复,指不定回头还能拉着沈教授一起跑。看了沈巍那么多正经八百的样子,倒是对他挥汗如雨的样子起了好奇心。
赵处长可能已经选择性忘记沈教授在床上“挥汗如雨”的样子了。

赵云澜出门的时候天才刚刚亮了些,沈巍头一晚为他准备好了东西又给学生批了作业,这会儿还没起,赵云澜活动活动筋骨,小跑着往湖边方向去了。
虽说温度回了些,可早晚终归凉,即便赵云澜穿了紧身的健身服又穿了防风马甲,风吹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路上没什么人,看来今天出门的确是挺早的。赵云澜忍不住有些得意,毕竟以他这种能躺着觉不坐着的性子,能早起晨跑的时候确实不多,这么早能起来的情况更是万中无一,心里正得瑟着,人跑到了湖边,迎面就撞上了一群晨练回来的大军。
脸被打肿这种事情,总是无声无息的发生。
事实证明,年纪大了,觉就是少,人家大爷大妈们晨练结束天还没亮,赵处长这个点才刚出门跑步可真算不上早了。
奈何赵处脸皮够厚,这点打脸根本算不得什么,一秒就抛在脑后,长手长脚地迈开了步子开始加速。跑了一段,出了些汗,赵云澜慢慢将速度减了下来,一旁迎面而来一名大妈,擦肩而过的瞬间,大妈忽然“嘿——!”了一声,那惊天地泣鬼神的肺活量,饶是赵处长这等常年和牛鬼蛇神打交道的老油条都被吓了一跳。
大妈可不管你是不是被吓掉了魂,甩着膀子照常往前走,迈了二十来步又是一声惊天动地九曲十八弯的“嘿——!”
赵云澜惊魂未定,并意识到临时改道去环湖跑是个不明智的决定。
可跑都跑了,赵处长只好苦中作乐,尽量往人少些的地方去。
太阳已经完全从地平线窜出来了,整个湖边刚好在被晨光笼罩着的范围里,赵云澜跑在湖边的柳树间,被温和的光线镀上了一层金边,配合上柳条在春风地鼓舞下飘动的样子,倒有了几分谪仙的感觉。
可惜这位“谪仙”恰好是个工作狂,脑子里诗情画意那是没有的,跑步的时候心里都在盘算着些和斩妖除魔相关的事情——比如不经意间打量着每个路过的人,看看能不能顺便捞着几个下面上来的漏网之鱼。
地府的新制度实行时间还不长,沈巍也不是长期呆在地府,难保会有些疏漏。作为特调处处长,赵云澜甚至都觉得自己可能是生来的劳碌命,天天咸吃萝卜淡操心,不让他操心一下他能闲得蛋疼。
跑了五公里,赵云澜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智商可能有老年痴呆的前兆了,这旁边就是他们住的小区,哪个不长眼睛的妖魔小鬼敢在斩魂使居所的方圆五里地犯浑啊,不要命了?
赵云澜撇撇嘴,感觉汗出得也差不多了,转了个弯跑向回家的方向。

评论(6)
热度(83)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