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番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情衷(11)  情衷(12) 

情衷(13)  情衷(14)    情衷(15)   情衷(16)  情衷(17) 情衷(18) 情衷(19)  情衷(20)   情衷(21)   情衷(22)    情衷(23) 

  情衷(24)    情衷(25)     情衷(26)   

 

出本子的时候加了辆车~嘻嘻嘻

《情衷》通贩了解一下? 

 

 

秦明本以为,一切说开以后,他们会顺理成章地继续之前没能完成的事情,没想到林涛竟然从容不迫地穿起外套,甚至一脸轻松地抓起了车钥匙。
“饿了饿了,老秦我们去吃饭吧!我现在特别想念池子的手艺!”
秦明瞪他,眼角甚至还带着方才没来得及擦去的泪珠。奈何那个本应该聪明敏锐通晓他一切想法的林队,此时正一脸无辜地站在门口穿鞋,甚至无视了他怨念的目光。
无奈地抓起沙发椅背上的外套,秦明一时不知道应该是庆幸还是怀疑自己的魅力。

若只是这一次也就罢了,可以认为是当时气氛失去了暧昧的感觉,林涛一时失了性趣。
可过了几天,秦明发现他和林涛的相处模式甚至在向着好兄弟好哥们儿这条道路上狂奔,一去不复返。
秦明偶尔开始在林涛家里过夜,于是两人盖棉被打了一夜争上游。
两人一同出差,同住一间房,林涛和他讨论案情到天亮。
秦明本就是个冷清的人,冷淡惯了,其实并不觉得什么。可林涛不是啊!秦明开始疑惑,开始不懂,林涛这几世的找寻,好不容易要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怎么就直接进入瓜熟蒂落等着掉叶子的阶段了?跨过热恋期直接过上了老年人生活?
那么,林涛怎么解决自己的需求?
或者说,林涛只是视他为精神寄托?
纷杂的思绪困扰着秦明,他尝试着在工作的时候将它们藏起来,可是只要稍微放松下来便会忍不住去想。

又是一个工作日,秦明照常在整理这两天的报告,大宝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
或许是秦明散发的低迷情绪被大宝接收到了,小姑娘笑得非常暧昧,“学长,你这最近看上去像是欲求不满啊。”
秦明立刻抬眼瞪她,但瞬间通红的耳根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大宝知道他和林涛的一些事,秦明请她演戏的时候透露了些,虽然不知道两人的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大宝可不傻,看了这么久,两人之间渐渐暧昧的情愫一目了然。
“害羞什么啦,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好吧。”大宝拍拍胸脯。
秦明惊了,“女朋友?”
大宝立刻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啊了一声,索性开始装傻,“我没和你们说过吗?我和池子在一起了。”
秦明又被这个消息惊到,抿嘴摇头。那模样着实有些可爱,要不是时机不对,大宝甚至想用手机给他拍下来。
“哦,没关系,你现在知道了!”大宝吐吐舌头,开始转移话题,“池子有个副业,晚上一起去看看吧,我觉得对你应该会有帮助,嘿嘿嘿。”尾音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暧昧,虽然只有那么一秒钟,秦明还是捕捉到了。
他眨了眨眼睛,不置可否。

次日一早,大宝就拉着小黑状似拉家常一样询问了他们最近几日的工作安排。
临近过年前几天了,街上的车和人都少了许多,外地的基本都回去了,就连局里的人都走了好些。当然,案子也就少了些。
得知今天他们大约可以准时下班的消息后,大宝随便拉扯了几句,便借口想起有事儿脱了身,兔子一样窜回了办公室,同秦明一阵耳语。

刚下班一分钟,大宝火急火燎地冲进楼下刑警办公室,一边喊着快快快十万火急的事儿,一边拉起林涛就跑,林涛莫名其妙地抓着还没来得及穿上的外套,一头雾水地跟着跑。
大宝把林涛塞上他自己的车,然后自动自发地爬上副驾驶,用自己的手机打开导航架在林涛的出风口上。
“你去这儿有急事?车坏了让我送你去?”林涛想了半天只想出这么个原因。
大宝胡乱地点点头,催他快开车。
林涛耸耸肩,依言开出了支队的停车场。
跟着大宝的导航路线,林涛开进了一个配套设施精美新颖的小区中,导航提醒靠近目的地。大宝伸手拿了手机关掉导航,指使着林涛在小区里兜兜转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13栋楼下。
林涛停下车拉上手刹,“到了,你自己去吧,我还得回去找秦明,刚才走的太急都没来得及和他说一声。”说着,他掏出了手机。
“不用啦,学长在楼上等你呢。”大宝说着解开安全带跳下车,跑到主驾驶位拉开车门,拖了林涛就往电梯间走。
林涛一头雾水,可听说是秦明在楼上等他,也只得跟着大宝一同上了楼。
电梯停在19层。
大宝将林涛带至走廊深处的一间房门口,抬头看了一眼门牌号,忽然把兜里的钥匙往林涛手里一塞就撒丫子开始狂奔,八百米冲刺的速度甚至让林涛怀疑是不是有鬼在追她。
“你别走!开门就知道了!我忽然想起有东西忘记拿先走了!”
人影都看不见了三秒,才从楼梯间里听见大宝的喊声。
林涛拧起眉,狐疑地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那是很普通的防盗门钥匙,钥匙上还挂了一张小小的卡,看起来有些像门禁卡。
林涛抬眼打量了一番门锁,确实,除了锁孔外还有个刷卡器。
他将钥匙插入锁孔里顺时针转到底,又将卡片靠近刷卡器,只听“滴——”的一声,电子锁打开了,门微微向着房间内部打开了一条缝。
漆黑的环境让林涛有些警戒,下意识想摸腰间的枪,忽然想起方才下班枪已经交上去了,又记起自己不是来出任务的,便松了些心神,摸索着踏入漆黑的房中。

当林涛整个人踏入屋内后,房门便悄无声息地在他身后自动关上了,并且传来了落锁的声音。
林涛耳神经轻轻颤抖了一下,一片寂静中,他察觉到屋内似乎还有其他人在——寂静的空间中传来微弱的不规则呼吸声,带着些忍耐的喘息。
林涛缓缓向后退,让自己贴在墙上,顺着墙边一番摸索,终于摸到了顶灯开关。
“啪——”灯被打开,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了小小的玄关。玄关主体是白色,一旁原木色的架子上放着一盆绿萝,在暖色光的照耀下,自然柔和的色彩让人渐渐放松下来。
玄关长度约3米,尽头是一扇虚掩着的门,林涛走过去推开门,借着玄关微弱的光线打开了内间的灯。

内间的墙壁被漆成了粉色,衬着幽暗的光线,分明给了人一丝暧昧的感觉。
林涛乍一看见这件粉色的屋子甚至有片刻呆滞,他定了定心神,迅速环顾了一圈四周,发现声音是从房间另一头圆形的大床上发出的,床单微微隆起,似乎有人躺在里面,再加上墙壁上挂着的一些只在网上见过图片的奇妙道具,林涛的心脏甚至不受控制地漏跳了两拍。
林涛一步一步走向床边,站定,缓缓掀开床单……
抓着床单的手因为主人的紧张情绪渗出了些汗,纯白床单下的景象让林涛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吐沫,睁圆了眼睛。
——那分明是秦明!

 

评论(8)
热度(69)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