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26)四世之四 正文完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情衷(11)  情衷(12) 

情衷(13)  情衷(14)    情衷(15)   情衷(16)  情衷(17) 情衷(18) 情衷(19)  情衷(20)   情衷(21)   情衷(22)    情衷(23) 

  情衷(24)    情衷(25)   

 

下章就完结惹~可能大家会觉得有点赶,但还是想给他们一个平静的结束~

《情衷》通贩了解一下? 

 

 

林涛悄悄问了月老,月老严肃地看着他,告诉他这是在破坏自己的姻缘,若是真的这么做了,那么无论是这一世还是下一世他们都将无缘,让他务必想清楚。
林涛无奈地笑笑,我当然只是开开玩笑,他那么好,我怎么舍得伤害他呢?
月老看着一世又一世孤独终老的林涛,也有些可怜他,便对他说,我许给你的三个愿望你至今一个都没有用,我便破例告诉你一件事吧。
世人信仰已然不稳,凡人们不敬天地不信鬼神,靠着信仰而存的仙人们已经神力渐散,你与那秦公子的姻缘乃是我最后的神力,我用了所有的本事,也只能保你再转世一次,你们是我所牵最后的姻缘,你当好好对他,若是能再续前缘,也算是我留给这世间最后的礼物了。
林涛听完,怔忡了许久,望着眼前身影已经有些缥缈的老人,问,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月老听了,哈哈一笑道,你能保守这个秘密便是为我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了。
世人皆苦,总要为他们留些念想。
你们要好好的。
月老说着,身影渐渐散了。

林涛愣愣地看着月老消失的方向,良久,苦笑着将脸埋进手掌中。
秦明去参军了,隔了几天,林涛在队伍中进行了宣讲,将自己的军队也带入了抗日的队伍当中。
秦明的队伍去哪里,林涛的队伍就去哪里,秦明看在眼里,心里却终究是领情的,作战的间隙,两人也时常私下见面。看着秦明充满斗志与生气的脸,林涛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可哪怕是这样,最后,他们依然没能在一起。

一次围剿战中,两人所在的队伍碰巧遇见了,林涛甚至还没来得及开心,就看见秦明身后暗藏的危险。
只来得及将人推开……
林涛倒在地上,胸口的弹孔汩汩淌着鲜血,他最后眷念地看了一眼惊恐地看着自己,疯了一样杀敌的秦明,有些遗憾地闭上眼睛。
这一次,只差一步了。
可惜,可惜。
当秦明终于斩杀了敌人,拖着满是伤痕的身体抱起林涛的尸体,他已经彻底冷了。
秦明将他紧紧抱着,仰天长啸,血泪纵横。

故事讲完了,林涛拧灭了最后一支烟蒂,夕阳的余晖撒在他的侧脸,让那本有些硬朗的轮廓变得柔和了些,林涛转头去看秦明,刚好看见两行清泪落下的瞬间。
林涛瞅着他无奈地笑,“就知道你要哭了。”
秦明任凭脸颊挂着泪痕,声音却格外平静:“你这一世,为什么那么轻易就放弃了?”
林涛起身靠近他,用拇指揩去那两滴泪,放在唇边用舌尖尝了尝,涩涩的。
就是不想看见这样的你啊。
“不希望你为难,不希望成为横在你心里的那根刺,这些都是理由,你想要的理由我可以给你再举上百个,但这都不是你想听到的答案对吗?”
秦明回望着他,不说话,他当然知道为什么。
若是两情不相悦,所有的理由都不过是个借口。
林涛只是怕两情不相悦啊。

可是……怎么会两情不相悦呢?
秦明张开怀抱,主动将林涛圈入怀中。如果说之前还有过疑惑,还有过怀疑,那么,当那些记忆伴随着林涛的诉说流淌进大脑后,便什么问号都没有了。
他怎么会再去怀疑林涛是否曾拿他当作那个秦明的替身!每一世的记忆在脑海中汇聚,每一个秦明对林涛的复杂感情,每一次林涛对他的态度,桩桩件件,了然于心。
林涛深爱着每一个自己,将每一个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看待,与每一个自己真心以待。
只可惜,他最后的最后才遇见了他。
“对不起。”秦明附在林涛耳边轻声道,“对不起没有早日让你遇到我。”
林涛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每一世遭受的伤害都能忍受过去,却唯独听了秦明这句话心如刀绞,潸然泪下。
没有,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我们最后找到了对方,这就够了。

林涛,谢谢你,谢谢你为了我忍受了这数百年的孤寂。
幸好,幸好这次的我够幸运,能再与你续前缘。
我无法想象,若是你再找不着我,再失去我,你的灵魂是否会被撕裂。
你的爱已经沉重到让我无法轻易去接受,惟愿余生能回报一二。

评论(5)
热度(60)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