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25)四世之二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情衷(11)  情衷(12) 

情衷(13)  情衷(14)    情衷(15)   情衷(16)  情衷(17) 情衷(18) 情衷(19)  情衷(20)   情衷(21)   情衷(22)    情衷(23)   情衷(24) 

《情衷》预售了解一下? 

月老了却了一桩心事,舒了一口气,看着林涛的眼神里却有一些令他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似是不舍,似是留念,似是无奈。

林涛未及细想,魂魄已经感受到了被拉扯的力量。

消失前,林涛听见那月老道,“信仰消失之时,我们便会逝去,林公子,抓紧啊。”

林涛还没回过神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人已经站在了轮回道的入
口,一旁站着的,是面无表情如同一个玩偶一般的秦明。

林涛欣喜若狂,想要冲上去问他好不好,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傻跟着自己一起死,问他见到自己有没有很高兴……可身体还没移动半步,已经被一阵飓风卷入了轮回隧道之中。

 

第一世,秦明成了林涛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与林涛住着隔壁对门,家里大人出门做活时,两人便玩在一起。

这一世的秦明活泼了许多,拥有了更多的朋友,林涛有些不安,但见秦明最重视的依然是自己,便也没放在了心上。

长大之后的秦明,正直勇敢带人谦和有礼,一腔热血想去报效国家,林涛便陪他去参了军。

两人当了几年兵,同吃住在军营里,林涛一路看着意气风发的少年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军人,这样一个不一样的秦明让林涛欣慰又欢喜。

秦明十八岁那年,林涛觉得自己再不出手,好容易养大的白菜没准就要被猪拱了。权衡了再三,决定向秦明坦白心迹。

当天晚上,林涛来到营帐找秦明,却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异样的声音——像是女子轻哼低吟之声。

林涛悄悄从门缝探去,只一眼便心凉了半截。

那交缠在一起的人影,分明是秦明与一名女子!那女子,仔细看去,竟是秦明新收的亲兵!

林涛没有发出声音,退了出去。

次日,林涛去问秦明那女子的事情,秦明拿他当自己最亲的兄弟,将那女子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此二人竟相识近三年之久,日久生情,两人一直暗通曲款。这回秦明上前线,那女子悄悄一个人追了上来,意欲与秦明相伴杀敌。

林涛听完,将所有要说的话都放回了肚子里,嘴里一片苦涩。

这一世,秦明夫妻恩爱,儿女双全,与那女子一生恩爱。

而林涛,则在秦明成亲后搬去了乡下,每年只在秦明生辰时去往城里与秦明把酒言欢。

秦明活到了八十高寿,林涛亦然,秦明离世的次日,林涛安详地躺在床上,等待着死亡。

这一生,他们没有在一起,可是秦明是幸福快乐的,这便够了。

 

第二世,林涛出生在一户生意人家,家里小有积蓄,但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总是被排在最后一位,家里人便希望他可以努力学习考取功名。

林涛顺利通过了乡试,在进京赶考的路上遇到了秦明。在林涛的有意接触下,两人很快一见如故,相约一同参加科考。

这一世的秦明稳重、睿智,却又透着一丝神秘,谈吐交往中,深深吸引着林涛。

旁敲侧击之下,林涛得知秦明还未许下亲事,心中暗喜,也有了决断。

科举放榜后,秦明不出意料地进了三甲,拿下了探花,而林涛则意外地名落孙山,并未考得功名。

秦明领了功名与皇上赏赐的五品官职,拒绝不了当地乡绅高官的宴请,虽然只喝了半醉,但回了客栈依然有些发晕。刚要进门时发现林涛竟还没有睡,一个人坐在院里喝闷酒。

林涛见他来了,便也邀他喝酒,秦明见他可怜,心软之下坐在一旁安慰他。

林涛拉着秦明絮絮叨叨说着自己备考的心酸,又说没脸回去见家中二老,兜兜转转扯了许多,最后磨磨蹭蹭地问秦明,我可以先跟着你吗,来日做足了准备再来考一次。

秦明自然是应允了,并大方地表示住多久都行。

如此,林涛算是得到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

 

林涛在秦明新被赏赐的宅邸住了下来,白日秦明去官府当值,他便在府里一面看书一面打理府中事物。

待日落了秦明回府,见府里的一应事物井井有条,心中也不由生出了一些庆幸,觉得多了林涛,自己无需再操心府中上下,心悦之下,对林涛便越发升起了几分好感,再加上林涛已经活了三世,经历与阅历都显得格外丰富,谈吐间让秦明着迷。茶余饭后,两人时常把酒言欢,天文地理,无所不谈。

林涛的感情就像是细雨淅淅沥沥地滴在布上,慢慢地渗透了进去,慢慢地,腐蚀了那块遮挡在他们面前的屏障。

次年,林涛再次参与了科考,临走前,秦明望着他,欲言又止,眼中的光彩忽明忽暗。

林涛回望秦明的眼眸,看着对方眼中的自己,心中暗自欣喜——他就要成功了。

他知道,秦明想问他,若是考上了,你还会回来吗?

于是林涛告诉他,“无论考上与否,我都会回来。”

秦明弯了嘴角,眼睛的光芒又被点燃起来。

林涛科举结束回来了,进了三甲,是榜眼,虽低了秦明一筹,但林涛觉得刚刚好,毕竟,这不会让秦明产生危机感,对于他们的相处有益无害。

秦明早早令人设下宴席,备了酒菜迎接林涛。酒过三巡,林涛忽然放下碗筷,专注地看着秦明。

秦明见他似乎有话要说,便问,怎么了。

林涛犹豫再三,说出了心里藏了许久的话,言辞间,皆是对于秦明的倾慕之意,他怕像上一世一样错过机会,不敢拖泥带水,而是将满腔的情意一条条一句句倾诉给秦明。

但,林涛亦知道,若是不给秦明一些压力,他说不定会将此事按下拖着,用逃避来解决问题。

于是,林涛告诉秦明,他领了官职有了府邸,不日将会搬走,若是秦明觉得此情无法承受,觉得会令他感到恶心,或是无法面对世人的眼光,甚至有一天,秦明若是爱上了他人,他皆会立刻搬走,从此不再侵入秦明的生活。

若是,有幸得到秦明的垂青,那么,他便倾尽一生去回报这份感
情。

不出所料的,秦明沉默了许久,最终告诉林涛自己需要时间思考一下。

林涛答应了,并表示三天后会搬走,希望秦明到时可以给他一个答复。

秦明沉默地点点头,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

林涛最终没有搬走。次日清晨秦明便出现在他的房门前,将一个颤抖的吻印在他的唇上,表明了自己的决定。

林涛知道自己很卑鄙,将那人宠坏了,让那人习惯了自己,再给他一个从此没有自己的选项,这等于是将他推出自己的怀抱,再向他张开双手一般。

等你的自投罗网。

 


评论(2)
热度(39)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