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23)镜中局2 你们要的假车哈哈哈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情衷(11)  情衷(12) 

情衷(13)  情衷(14)    情衷(15)   情衷(16)  情衷(17) 情衷(18) 情衷(19)  情衷(20)   情衷(21)   情衷(22) 

《情衷》预售了解一下? 


一辆中途可能会刹车的……emmmm

秦明已经站了起来,用放在沙发上的白布将镜子一个个蒙上,接着走到沙发边坐下,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倒了一杯递给林涛,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秦明慢条斯理地喝完了杯中的水,示意林涛坐在自己身边。
林涛此时哪儿还有心思喝水,他的脑中一瞬间划过了上百种猜测,可是没有一种可以解释眼前的这一切不合理的现象。
玻璃杯与茶几的玻璃台面相碰撞,发出了清脆却沉稳的声响。
秦明缓缓开口,“你看到的这些,是我研究生时选修的催眠课程,从你踏入这间屋子起的那一秒,你就进入了我精心布置的催眠场景当中。这里的整个布置只有一个目的——它会让人卸下所有心防,说出心里的秘密,做出自己最本能的举动。”
林涛看着秦明,满脸不可置信:“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想知道什么摆出这么大的阵仗?”
秦明转头与他对视,坦荡直接的目光展示着他的内心,展示着他的渴望。
“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用生命来为我挡下那一刀。你不用说这都是偶然,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那样的距离,那样的角度,你身为一个老刑警,你完全有能力避开要害部位,至少不会伤得如此重,重到甚至要危及了生命!”秦明说着,手忍不住紧紧握成了拳。
林涛忽然安静下来,他忽然笑了起来,目光就如同看着一个调皮捣蛋胡搅蛮缠的孩子,充满着宠溺,却又充满了敷衍。
他说:“秦明,你真的想太多了,这的确是偶然,保护一同出警的同志这是大家都有的集体观念,为了这点小事钻牛角尖钻成这样,这可不像你会做的事情。”
秦明笑了,笑不达眼,“你还在伪装,如果没有梦里的那个故事,如果不是你申请把我调来了龙番市,如果你没有带我去双抛桥……或许我会相信,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一切都发生过了,你让我怎么相信,相信你只是出于同事之间的互帮互助?相信你救人心切以至于没有保护好自己,林涛,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
林涛的表情变了,收回了之前所有的漫不经心,他微微皱起眉,细细地打量着秦明,就好像第一天认识这个人一样。
“这么说,你有前世的记忆,你记得双抛桥,你也记得……我?”林涛的目光太过热切,热切到仿佛秦明的一句话就将要变成他的救命稻草,这倒让秦明有些不知所措。
犹豫了再三,他还是摇了头,“我不记得你,但是我在梦中看见过你和‘他’的故事,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由你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他’又是谁?”
林涛眼里希望的星光一点点暗淡下去,他苦笑了一下,“是啊,你怎么还会记得呢,那些记忆对你来说,不过是一个故事,一个老套的悲惨爱情故事罢了。”
他忽然笑了一下:“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故事,但是你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秦明点点头:“我会为你保密的。”
林涛摇头,“不是这个,我想,抱抱你可以吗?”虽然是询问的语气,秦明却从里面听出了一丝哀求。
秦明点了点头。
林涛慢慢靠过去,似乎怕惊扰了什么一样,慢慢地抱住秦明肩头,慢慢地靠在秦明的颈侧,然后,慢慢地收紧了手臂。
这么多年了,他终于光明正大地接触到他了。
不过抱了十几秒,对两人来说,却像是过了十几年那么久,分开之后,一是怀念,一是留念。
秦明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怀抱对他来说实在太熟悉了,熟悉到仿佛被人用刻刀刻在了骨子里。
林涛无比眷恋这个怀抱,却还是松开了手臂,向后退了些,低声道:“谢谢你。”
秦明眨眨眼,林涛的怀抱刚一离开,他便感到了寒冷,从未有过的寒冷,就连之前还有些蠢蠢欲动的欲望都消沉了下去。
秦明摇摇头,“不用谢。”
林涛掏出一支烟,试探性地看了看秦明,见他没有反对,便拿火机点燃了,深吸了一口 ,“这个故事,没有烟,还真有点说不下去。”
“你的梦,是不是在秦明跳下桥之后就结束了?”林涛夹着那根忽明忽灭的烟,看向秦明,那道淡然地仿佛看破一切的目光,从林涛嘴里说出的“秦明”这个名字,无不让秦明感到一阵莫名的不适。
“是。”秦明说。
林涛点点头,将那个尘封了数百年的故事娓娓道来。

 

 

评论(12)
热度(47)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