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22)镜中局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情衷(11)  情衷(12) 

情衷(13)  情衷(14)    情衷(15)   情衷(16)  情衷(17) 情衷(18) 情衷(19)  情衷(20)   情衷(21) 

《情衷》预售了解一下? 


直到林涛醒来,秦明都没有去看过他,林涛脸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

一周后,临着出院了,林涛一个人收拾了东西,胡乱把洗漱用品塞进旅行包里拎起来,满脑子塞满了纷乱的情绪,走路都心不在焉的。等走到医院门口,他看见路边停着一辆熟悉的SUV,熟悉的卡迪拉克,熟悉的车牌号,出院时如同上坟一样沉重心情忽然开朗了起来。

林涛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车前,激动地拉开车门,随即笑脸就垮了下来。

“大宝,你怎么开老秦的车来了。”林涛丧着脸上了副驾驶,整个人一腔热情都被一盆冰水浇灭了。

大宝瞪他,“你还指望我开着我的迷你小吉普接你出院吗?好歹你也是因公受伤的大英雄,肯定让你坐好车啊!”

林涛耸耸肩,“谢啦。”

大宝发动了车子,“你是不高兴你给学长挡了一刀,学长没来看你也没来接你吧?”说着斜过目光瞟了林涛一眼。

林涛一时语塞,权当是默认了。

大宝拍拍方向盘,“别不高兴啊,我跟你说,这车可是学长主动借给我的诶!他现在正在你家给你准备一个大大的surprise庆祝你出院!哦对啦,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啊~”

林涛瞬间坐直了身体,“我家?他怎么会在我家?”

“嘿嘿嘿,你别生气嘛,你昏迷的时候我们得去你家给你拿换洗衣服哇,只能擅自拿了你家钥匙,这不是方便嘛,小黑就顺手去配了一把,”大宝扮了个鬼脸,“我猜学长这次估摸着是要扮个田螺姑娘吧!反正是要给你惊喜就对啦。”

林涛嘴角抽搐了一下,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说配钥匙就配钥匙,不愧是他带出来的好队员。

“没,没生气,就是这惊喜来得太突然了。”林涛扶额。

说话间,大宝已经把车停在了林涛公寓的楼下。

“学长说你不用送上楼,反正是电梯,那我就先去给他把车开回去啦!”说罢,待林涛刚关上车门,大宝就一脚油门溜之大吉。

“唉……唉!我还没说话呢!大宝!”林涛拎着旅行包孤零零地站在自家楼下,忽然凄风苦雨地觉得自己并没有受到英雄应有的对待。

 

林涛拎着行李包,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己家的门。

秦明会给他带来什么惊喜?

林涛想着转动了钥匙。

进门后随手带上大门,没有预料之中的饭菜香味,取而代之地却是满屋的镜子,一个个镜面森冷的折射,让林涛的身影出现这个屋子的每个角落,不知怎么的,让林涛生出了一种被人全方位地窥视着,整个人无所遁形的感觉。

房门反锁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尤为刺耳,林涛慌忙转身,却发现锁上门的人——竟是秦明。

“老……老秦,你这是做什么?”林涛强笑着开了口。

秦明不语,一步步地向他走来,步子不慌不忙,不轻不重,却像一张巨鼓被敲响,咚——咚——咚——

每一声,都敲击在林涛的心跳上。

“为什么,为我挡刀?”秦明开口,声音还是那么的清冷温雅,却带着只有林涛能感受到的尖锐。

“老秦,你怎么了?怎么忽然这么问,还有这房间……”林涛的眼神有些闪烁,他挪开了目光不愿与秦明对视。

“看着我,回答我的问题。”语调平稳,似乎是个陈述句,却能让林涛锋芒在背。

 

“秦明,你怎么了?”林涛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

“我?我能怎么?我很好。”秦明露出一抹奇异的笑容,随手扯松了领带,昏暗光线在镜子的层层折射下,秦明每一个简单的眼神,都仿佛透露着无法探究的神秘。

“秦……秦明……”林涛忽然觉得自己的手脚软了下来,秦明的声音,秦明的每一下呼吸,仿佛都被放大了一般,如羽毛轻轻扫在敏感的神经上。

“从现在开始,一切都是假象。”秦明忽然道,声音飘忽不定。

林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感觉体内的温度一点点在升高,感觉到理智在一点一滴在离开身体,感觉到整件事情的不对劲,可就在他妄图让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接触到了秦明的视线,接着,他沉浸在秦明的眼眸中,无法自拔。

“秦……明……你在说什么?你,你做了……什么……”林涛艰难地询问着,胸口有些憋闷,他有些难受地揪住胸前的布料。

“不要挣扎了,你的想法,你的希望,你的期待,都说出来吧,说出来,你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秦明挨上了他的身侧,气音如同烟雾环绕在耳边,难以捉摸却无处不在。

“你……”林涛的眼神一点点地失去着焦点,身体一点点失去抗争的能力。

“对,就是这样,不要反抗,把你的一切,都告诉我。”秦明靠近他的耳边,用气音缓缓道。

“我,我要的是什么……”林涛飘忽不定的眼神游离了许久,最终落在了秦明的脸上。

“秦……秦明……”林涛慢慢伸出了手,停留在秦明的肩头,炽热的温度仿佛隔着几层衣物都要将秦明烫伤了一般。

“我要的……”林涛定定地望着秦明,猝然就落下泪来,一道透明的水痕留在脸颊,那个眼神,秦明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秦明觉得心口仿佛被人用锤子狠狠地敲打了一下,他犹豫着抬起手,想去安慰一下林涛。

手还没有碰到人的肩膀,就被那人炽热的手握住了,铁钳般的力道,竟让秦明一时无法挣脱。

秦明一愣,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躺在了地上。秦明抬眼,望进那人陷入混乱的眼睛里,忽然觉得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

只是那么一转眼的晃神,等反应过来,秦明便感到左手手腕上一凉,定睛一看,林涛竟用手铐拷住了他的左手,未等他反应过来,右手也被拉着铐在了一起,而林涛则整个人跨坐在他的身上,完全限制了他整个人的行动。

“林涛……”秦明刚刚开口,林涛的气息便快速逼近而来。紧接着秦明瞪大了眼睛——林涛吻住了他。

双唇相接之际,秦明脑中仿佛被电流激过,似乎有什么历经了千年流淌进他的心里。

林涛的唇出乎意料的软,动作却绝称不上轻柔,就像那草原上蛰伏许久的花豹,一朝盯住了猎物便立刻要将它征服在自己的利齿之下。

秦明被吻得合不上嘴,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划下,留下一道水痕,又被林涛钳住下颚,暧昧地舔了去。

自始至终林涛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用一种紧盯猎物的目光锁定着秦明,嘴角带着一抹秦明从未见过的笑容。

 


评论(4)
热度(64)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