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18)来自现实的恶意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情衷(11)  情衷(12) 

情衷(13)  情衷(14)    情衷(15)   情衷(16)  情衷(17)

 

林涛带着小黑和小王一起去到了钱二宝家,钱二宝看见有警察来了,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迎上来,“同志,有什么事吗?” 

“钱二宝,你媳妇儿找到了吗?”小王问。

“哪儿能啊,我都怀疑这娘儿们是不是跟她姘头跑了!不然哪儿能这么久都没找着啊!”钱二宝嚷嚷道。

小王把林涛让出来,“这位是我们市局的林警官,他有些话想问你。”

钱二宝眼神闪烁了一下,“啊?市局?我……我没犯什么事儿啊,问我什么啊。”

林涛一进门先观察了一下钱二宝家里的生活环境,又打量了一下钱二宝的穿着,尔后问道:“你别紧张,我们只是例行询问,你媳妇儿出了什么事?她现在人呢?”

钱二宝咽了口吐沫,“我,我真不知道她在哪儿,我媳妇儿叫李凤,常年在龙番市里打工,我在镇上干干杂活儿,她一般一个礼拜回来一次。上个月开始吧好像,她忽然回来的频率变高了,而且人也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每次一回来就跟我吵架,还说我天天在家无所事事就靠她养着,对我冷嘲热讽的。警察同志你给评评理,这说的叫什么话!”

“姘头是怎么回事?”林涛问。

“这还不明显吗,她这整天打扮得这么风骚那肯定不能是给我看的啊,我就怀疑她是不是在外面有了野男人,然后就质问了她,她不承认。

半个月前她回来的时候和我大吵了一架,吵完就跑了,这不,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你就肯定她是和姘头跑了?”

“那我虽然不敢肯定,估计也是八九不离十了!”钱二宝信誓旦旦道。

“那行,我们需要一件你妻子的衣物进我ing辅助调查。”林涛将钱二宝的话记在了笔记本上,又道。

“哦,那没问题。”

等钱二宝拿衣服的时间,林涛接到了秦明的短信。

 

——死亡时间初步断定是5月3日~5月4日,死因为利器扎入心脏导致心包破裂。秦明

 

林涛接过钱二宝递来的衣服,随口问道,“李凤是5月3日和你吵架后离开的?”

钱二宝一愣,“是,是啊,怎么了警官?”

“她出走以后你做了什么?”

“我就……啊,对,她走了我就去找我哥打牌了,打到好像……好像4号凌晨2点才回来,回来以后我就睡觉了,第二天一早还去镇上工地帮工了,最近工程紧,多赚点钱,省的那个臭娘儿们回来又说我无所事事。”钱二宝说起妻子李凤,依然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林涛点点头,“谢谢您的配合,有问题我们会再来找您。”

“啊,哦,好。”钱二宝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林涛走访村里的时候,秦明解剖已经初步有了结论。

林涛来到殡仪馆时,秦明已经换下了解剖服留大宝在收尾,见林涛来了,秦明示意大宝介绍尸体的情况。

大宝对着尸体比划着说道:“林队,是这样的,根据尸体牙齿磨损程度及耻骨联合推断,死者年龄在27-29岁之间,身高1米63,死亡时间为5月3日~5月4日,死是被利器从背部刺入,刺穿心脏,造成心包大出血。值得注意的是,死者在生前头部遭受过撞击,颅脑部位形成对冲伤,头皮下有蛛网状出血,额头部位有皮下出血,伤口带有白石灰粉末,怀疑死者曾被人抓着头发撞向了墙壁之类粉刷后的坚固平面。”

大宝合上了笔记本,“此外,我们还有一个发现。死者在生前曾长期遭受暴力对待,四肢与躯干都有不同程度的皮下出血,我们怀疑她应该是长期遭受了家暴。”

“家暴?”林涛本来支着下巴仔细听着,听到这里皱眉抬头看向大宝,“你是说死者曾经遭受了家暴?”

“是的。”大宝道。

林涛接过小黑手上的物证袋,“这是我们在钱二宝家里拿到的他妻子李凤的衣服,你们送去DNA实验室看看与死者的DNA是不是吻合。”

“好。”大宝接过物证袋。

“钱家村还有别的失踪人口吗?”秦明问。

“我去看了他们的失踪人口记录,记录上看来的确只有李凤一人。”林涛道。

“外来人口呢?”

“钱家村就这么大,谁家来个人第二天全村就都知道了,最近半个月还真没有。”林涛点了一支烟,刚吸了一口就见秦明微皱起眉,忙给掐灭了。

秦明眨了眨眼,没说什么,只是默默递上一个烟灰缸,“不要紧,我只是有些不适应烟味。”

林涛摆摆手,“不抽了,抽烟伤身。”

秦明将话题带回到案子上,“如果村里没有别的失踪人口,也没有外来人口,那么这具尸体很有可能就是李凤。”

林涛点头,“是很有可能,现在就等dna结果和小黑的进展了。”

这边刚说到小黑,林涛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两人对望一眼,林涛接通电话按下扩音键。

“林队!我们问了几个住在李凤家周围的邻居,都说曾在李凤手上看见过,因为是白金的,所以她经常炫耀给邻居看!”

“凶器推断和凶手的侧写目前有结论吗?”林涛挂了电话询问秦明。

秦明翻了翻记录确认了一番,“凶器为匕首之类的刀具,具体是哪种还在比对中。凶手推断为男性,身高在1米73-1米78之间,右撇子,年龄25-30岁。死者生前没有剧烈挣扎的迹象,推测凶手是死者熟悉的人,行凶的袭击突如其来让死者没有来得及做出反抗。”

“这些侧写,和钱二宝吻合程度非常高,况且他在工地做工,很容易就能获得捆绑尸体的那种扎带。”林涛沉吟片刻,“我去查查看钱二宝在死者失踪当晚的行踪。”

林涛瞅了一眼记事本,又看向秦明,“这里交给你了,我去钱二宝的哥哥家。”

秦明取下外套,“我和你一起去,大宝,尸体整理报告交给你了。”

大宝比了个ok的手势,“去吧去吧,毕竟我就是你们压榨的底层劳动力嘛。”

秦明弯了弯嘴角,竟然破天荒地伸手揉了揉大宝看起来杂乱实则非常柔软的头毛,“辛苦了。”

大宝眨眨眼,悄悄瞥了一眼看起来毫不在意的林涛,嘿嘿笑了笑。

林涛看在眼里,心里却仿佛有一颗被戳破的苦胆,苦涩的感觉翻上来席卷了全身,麻痹了神经。

坐如针毡。

 

对……又是个新的案子!你们又要不和我说话了!

评论(6)
热度(49)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