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15)那座桥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情衷(11)  情衷(12) 

情衷(13)  情衷(14) 

——————————————————————————

 

 

这一晚仿佛没有在两人的记忆里留下任何痕迹,二人皆没有再提起过。次日林涛见到秦明时,倒像是完全没有了前夜记忆的样子,神态自若看起来并没有半分不妥。

秦明见他如此,倒也不能显得太过矫情,便也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了。

林涛依然没有向秦明提到两人居所就在隔壁单元的事情,他不提,秦明便也不提。


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半个月,一桩大案破获后,两人久违地获得了一天的假期。

秦明的生活很自律,哪怕假期依然早早起了床,给自己做了一顿简单清淡的早餐。这边方才要坐下,那边门铃响了起来。

秦明打开门,见是林涛,习惯性地皱起眉。

林涛笑嘻嘻地撑着门框:“老秦,你还不知道吧,咱们住得可近啦!我当初寻思着住进点儿好互相关照,特意给你找了我隔壁这栋楼~你看,这该互相关照的时候不就到了吗,我案子结束到现在都没吃过什么正经的饭,我估计你这么规矩的人早上肯定做了饭,这不,蹭饭来了~”

秦明一愣,林涛这一番抢白把他困惑了许久的疑虑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了,甚至自然得让他无法反驳,回过神来,那人已经挤进了房间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秦明关了门,走回桌边,看不请自来的客人已经唏哩呼噜喝起了稀饭,忍不住不轻不重怼了一句:“您就差这一顿免费早餐的呢。”

林涛仿佛没听出嘲讽的意味,依然毫不在意的样子,只夹了一筷子小菜继续划稀饭,“哪儿能啊,我这不是好心的嘛,想着你刚来龙番,忙了这么久都没好好逛过,准备牺牲自己的假期来带你出去逛逛景点嘛,这饭就当做给我点儿劳务费好啦!”

秦明气结,又拿他没什么办法,只得回厨房给自己又拿了个碗。

“林警官,之前我怎么没发现您这么没脸没皮呢。”

“那不是刚认识没好意思嘛,你看我们破了这么些个案子,再这么生疏也不好对吧。”林涛扒饭的中途还特意停了一下,冲秦明裂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秦明端起碗,当做没看见,“下不为例,我又不是你的保姆。”

“诶别介,您这手艺这么好,不多救济救济我们这些一下厨房就跟核爆现场似得单身狗,也太没有人道主义精神了吧!”

秦明是真没想到,林涛这个人熟了之后这么的贫,一时间竟然被噎了一下。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那你去找个女朋友啊。”

“没必要啊,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还没找到我要找的人呢。”

前半句还是不正经的调调,后半句莫名地带上了一些失落,秦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却只看见对面的人喝完碗里最后一滴稀饭放下碗的瞬间。

“嗯?怎么了?还有没有稀饭啦,给我再盛点儿呗,熬得又白又稠,太好喝了!”只是一瞬间,林涛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没脸没皮的样子。

秦明认命地接过他的碗,又去厨房给他再添了一大勺。

再回到饭桌前,秦明把碗递给林涛,坐下吃了两口饭,瞅着对面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往嗓子里倒稀饭的人,实在无法把他和前几天自己送回去的那个粘着不让他走的酒鬼联系在一起。

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秦明的脸颊就有些隐隐地有些烧得慌,不自然地别开了脸。

林涛看似抱着碗又在大口吞咽,却又从碗的边缘悄悄地打量了一下秦明的表情。

目前看来,秦明并没有脱离掌控。

 

吃完饭,虽然秦明万般不乐意,还是被林涛半推半拉地带上了他那辆凯迪拉克。

“这车性能挺好的诶,你要不要考虑着也买辆车?”林涛随口问道。

秦明点点头,“嗯,我已经看好了,过几天就去提车。”

“这么快?”林涛目瞪口呆。

“合适就买了,这有什么快不快的。”秦明插好安全带,目不斜视地看向前方。

林涛耸耸肩,发动了车子。

一路无话。


林涛最后把车停在了一个小小的停车场里,秦明解开安全带推门下了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带来这里,但是看着周围的街景,心里不知怎么得有种隐隐熟悉的感觉。

林涛领着秦明往前走了五十米有余,远远看过去,有一座带着廊亭的小桥,绘着青绿与朱红的油漆,铺着石砖,看着古朴不起眼,却让秦明在看清全貌以后忍不住得发抖。


这里,与梦的最后,那个仵作投河的地方何其相似?

再仔细看去,桥上赫然写着——双抛桥。

震惊之余,秦明感觉到身后那道带着探寻的视线死死盯着他,不由收敛了心神,握紧了拳头,努力克制住身体的那股停不下来的颤意。

“这就是你说的景点?”待林涛走到跟前时,看见的只有秦明回过头瞪着他,分毫提不起兴趣的扑克脸。

“你……你对这里没有印象吗?”林涛迟疑地问道。

秦明看着他,眼里一片坦然,“没有,我应该有印象吗?”

林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笑着摇头,“不,你没印象也正常。这是我们这个小地方虽然说不上有名,但很有特色的景点了。关于它,还有一个广为流传的传说。”

不待秦明接话,林涛继续道。

“曾经这座桥不叫作双抛桥,它叫合潮桥。

传说古时候这里就有河,河附近分别住居着邱、何、胡三家人。邱、何两家素有往来,彼此一对儿女自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两家长辈也看着合适,就为他们定了亲,也择了迎娶的吉期。

没想到那何小姐成亲前却被胡家阔少看上了,那胡家为官,有钱有势。胡少爷见何小姐貌美,查明底细后遣媒到何家说亲,但是那何家已经给姑娘定了亲,就回绝了他,胡家恶少不甘心,策划在邱、何两家迎娶之日拦路抢亲。邱、何两家毫无防备,何小姐就在迎亲路上被抢到胡府。

哪晓得何小姐到了胡府宁死不从,还偷偷逃出胡府,奔回邱家与新婚丈夫相聚。那胡恶少不肯罢休,喝动了众恶奴,将这对苦命鸳鸯捆绑了抓走,并在盛怒之下将新婚夫妇双双谋害,并吩咐将两人尸体抛向南北两边,意在死了也不让他们在一起。

后来,这河的南北两岸就各长出一棵榕树,树根在河底互相交错,树枝在空中交接,成为这里的一道奇观。后人见了赞叹不已,就将跨河的这座桥叫作为双抛桥,只是这么些年过去了,榕树也在战火中毁了一棵,唯有这桥完好得保留了下来。”

秦明静静听完,挑起眉:“很凄美的一个故事,不过看不出来林队还挺喜欢这种伤春悲秋的爱情传说?”

林涛被暗讽了也不生气,只笑笑道:“其实,这座桥还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传说,相比刚才的传说,我更喜欢这个甚少有人知道的版本。”


评论(3)
热度(68)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