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13)你究竟是谁?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情衷(11)  情衷(12) 

——————————————————————————

 

王路兵听说负责尸检的法医来了,表现地十分激动,同秦明一再重复父亲的病情十分稳定,一般情况下不会发作,并且三个月前刚刚进行了复检,医生也表示按时服药的话病情可以得到稳定的控制。

王路兵工作比较忙,且与父亲并不住在一起,王务民家里平时只有他和李芸两个人。

根据案发小区的监控视频,案发当天凌晨没有其他人进出过死者家,王路兵便是据此坚称其父亲突如其来的发病一定是由于李芸做了手脚。

秦明不语,四处看了看后道:“你是不是有在家里装摄像头?”

“是,是啊。我怕保姆虐待家里老人,不是经常有这样的新闻吗,我就装了一个。”

“可以给我看看录像吗?”秦明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摄像头倒是没有拍到什么可疑的画面,我估计她是发现监控了,平时都躲在监控的死角使坏呢!”

林涛见秦明目不转睛地看着案发早上的视频,有些不解:“这个视频我们也看过了,在视频拍摄的内容里,的确没有拍到李芸虐到王务民的画面。”

秦明摇头:“我想看的不是那个。”说着,秦明将视频的速度提高到了8倍速,片刻后按下了暂停键。

“你看见王务民手中的药片了吗?”秦明指着画面的一个角。

“嗯,看见了,他平时吃的药吧。”林涛有些不解,“这药怎么了吗?”

“他手上拿的是地高辛,拿着2片,一天服用了2次,这种地高辛片一片剂量是0.25mg,所以他一天服用的剂量达到了1mg,而我记得之前看王务民的病历,他的医嘱写的是一天1.5片,一天不得超过0.75m。地高辛虽然是维持心脏病不会复发的药,但如果服用过量,很可能会导致慢性中毒的情况。”秦明解释道。

林涛立刻起身,“我去问问他儿子。”

 

听到林涛问及关于王务民的服药问题,王路兵的眉头立刻皱成了个川字——毕竟好些年不生活在一起,这些照顾老人的细节当儿子的不住在一起自然答不上来,只得支吾着推说工作忙没注意到。

林涛又去问了王务民的保姆李芸,不想李芸竟也摇头表示不知,只说王务民平日里服药都是亲力亲为,也不曾和自己说过药的剂量。

根据王务民的病例记录中记录,其半个月前曾在例行复查时医生开了1盒地高辛片,药盒包装显示包装规格为38片,而从王务民家中找到的包装内只剩下8片。

“根据病例和监控记录推断,排除掉所有人作案的不在场证明,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死者自行增加的药量导致了心脏衰竭而猝死。当然,这个可能性需要等血液检测报告出来了才能确定。”秦明道。

林涛点头,“那行,结果出来你告诉我。”

 

晚些时候,秦明接到了检验中心的电话,听那边说完检验结果,秦明挂上电话。

地高辛含量在血液中形成了难以排解的堆积,推测是长期过量服用导致。

秦明下楼找到正在整理案件报告的林涛,说出刚刚得到的检验结果。

“如果真的是这样……”林涛沉吟了片刻,“这就算是无意识的自杀行为,不是我们的职责范围了。尸检结果需要我去和死者家属说明吗?”

秦明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眉头微动,:“不用,你忙你的吧,我会和家属解释。”

林涛点点头,心里确实压抑的,他显然没有想到,这个秦明竟然愿意自己去和家属说明情况。他的记忆里还是那个羞涩内向的仵作秦明,那个不善与人交往,从不愿意面对苦主,待人接物都依赖着他的秦明。

林涛还在分神之际,秦明已经拨通了王路兵的电话。

望向那人包裹在三件套中挺拔修长的身体,林涛眸中光芒微动。

似乎,事态在脱离他的掌控。

 

王务民的案件了结后,秦明算是融入了龙番市刑警支队,虽然还是一副冷清的样子,但是秦明出色的观察力以及推理能力还是让支队上下赞叹有佳。

随着又一起大案的告破,支队的庆功宴在林涛的大力促成下喝了个人仰马翻,秦明一张面瘫脸都被一群醉鬼按着灌下了一瓶啤酒,好在林涛主动为他挡下了大部分劝酒的人,醉鬼里才能还剩下个没喝多的,就连大宝都被劝得喝了个不省人事。

 

秦明来龙番后的住处是林涛帮忙找的,但是他却第一次知道自己住的原来距离林涛住处距离如此之近,近的当林涛挤牙膏一样报出住址时,秦明险些以为是林涛喝多了记错了自己住哪里。

直到秦明用林涛的钥匙打开房门,秦明才终于放下走错门的忐忑,然而与此同时却又有疑问浮现心头,明明他们住的只是隔壁楼栋,为什么林涛从来不提及他们其实是邻居这回事?

 

“水……我想喝水……”搀扶着的醉鬼发出了略带沙哑的声音,秦明来不及细想,忙将人扶去沙发边安顿好,然后从茶几上拿了瓶矿泉水拧开盖子,递到醉鬼的面前。

林涛盯了水半天眼神才聚焦上,动作不太利索地接过水,喝了没两口手一抖,倒是洒了自己一身。

秦明无奈了,只得去浴室取了毛巾来想给林涛擦干衣裳。擦了两下,秦明忽然有些脸红——天气转暖了,林涛里面只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灯光的照射下,被水淋湿的布料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勾勒着林涛美好的肌肉曲线道道纹理分明,隐隐透着些色情的意味。

秦明脸有些红,虽然说做法医的,什么没见过,可这半遮半掩若隐若现的,却委实比那脱得赤条条的更为勾人了。

“……明……”林涛不安分地扭动着身体,口中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

秦明凑过去仔细地听,却听见林涛喃喃念着的竟然似乎是“秦明”。

一个人在梦中还念着自己的名字,这很容易就会让人往别处想了,秦明一边告诉自己,他只是梦见破案的时候了,他只是下意识喊了作为同事的自己的名字,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怎么会仅此而已?

林涛忽然睁开眼坐了起来,扑向秦明,惯性使两人双双摔在了地上,秦明的后脑勺被卧室的实木地板磕了一下,一时间头晕目眩。

“林……林涛。”秦明奋力地想推开压在身上浑身酒气的人,却反被林涛跨骑在腰间。

身上的人双手撑在秦明的头两侧,眼中的光芒忽明忽灭深不可测,秦明一时间竟无法分辨他究竟是醉了还是清醒着,只知道被他那双眼睛注视着的时候,目光无法移开,仿佛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了。

秦明眼睁睁地看着身上的人一点点弯下腰来,却连躲开都做不到,整个人仿佛被魔怔了一般。

他贴在秦明的耳边,诉说着自己的秘密,“秦明,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你,我等了好久,真的太久了,久得都我已经忘记了时间。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唯一的盼头,都几乎快要盼成了执念,秦明,你知道我是怎么度过这么长的时间吗?

你知道,日日夜不能寐是什么滋味吗?你知道……悲伤和愧疚甚至足以毁了一个人的灵魂……”林涛的声音越来越轻,轻的几乎低不可闻。

秦明怔怔地看着虚空,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接这些话。

一个荒诞甚至荒谬的念头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秦明不敢相信却又心如擂鼓。

林涛,他究竟是谁?他和梦里的那个捕快,究竟有什么样的联系?

 

球球你萌跟我说说话丫!评论区一片死寂……

评论(21)
热度(77)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