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12)一眼千年

转抽没人要~于是自行黑箱 嘻嘻嘻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情衷(9)  情衷(10)  情衷(10) 

——————————————————————————

“诶!大宝!你们法医科的办公室快收一收,把之前张法医的桌子腾出来啊,要来新的科长了!”小黑路过法医科学研究室的门口,冲着里面嚎了一嗓子。

“啥?新的科长???”大宝从成堆的案卷中抬起头,推了推堪堪挂在鼻尖儿的眼镜,噌地站起来蹦到门边,“小黑你别跑,新来的科长是谁啊?”

“不知道,林队没说,总之你快收拾收拾,手脚麻利点儿!人明天就来了!我先去出现场了!”小黑一路嚎着一路已经冲到了一楼大厅,尾音刚散,人已经拉开车门一溜烟儿就没了影。

大宝搔搔脑袋,自言自语道:“不知道新的科长好不好相处,诶,要是我学长调来做我们科长多好,又养眼又有耐心~”念叨归念叨,小姑娘立刻放下手中的事儿麻利地动手整理起办公室来。

 

怀着对新科长的无限憧憬,大宝今天起了个大早,不但没有迟到,还早早就到了办公室。还没等进门,她就惊讶地发现门已经被打开了。

难道新科长已经来了?

大宝连忙冲进办公室,刚好和里面要出来的两个人撞了个满怀。

“宝哥你急什么,是不是看错表了?这才8点,你今天没迟到。”林涛看见她慌慌张张地样子,忍不住调侃道。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领导来的第一天,我早点来看……学长?!”大宝瞪大眼睛,看向一穿着西装三件套不苟言笑长身而立的青年,忍不住惊呼。

“我我我……我新的领导是我学长???我我我,我没看错吧,还是学长又是被借调来的?”

林涛被逗笑了,伸手揉揉大宝即使梳了看起来也乱糟糟的头毛,“你没看错,他也不是借调,他就是你的新领导,咱们法医科新科长——秦明。”

大宝乐得像个孩子一样一蹦三尺高的表现成功逗笑了秦明,虽然曾经有过一次接触,但他或许低估了这个小姑娘的讨喜程度,明明才见了两次面,可一向生人勿进的自己,现在竟然也生出想要去亲近一个人的想法。

这么想着,秦明不由得瞅了一眼林涛,相对于大宝的那种让他想要亲近的亲切感,林涛却总是会给他带来不同寻常的心悸。

不是生理上的心悸,而是发自内心的颤动。

 

三人在门口聊了片刻,林涛看了看表:“我要去做例行晨会的汇报了,秦明你一会儿8点半的时候会来一楼,我带你参观一下我们刑警支队。”

秦明颔首表示了解。

“啊,对了,”刚准备离开的人又转回身,并向秦明伸出了手,“欢迎加入龙番市刑警支队。”

青年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只伸出的手,轻轻地握住。

“谢谢。”

 

“欢迎你来龙岩府衙门,我是这的捕快,叫林涛,你是王仵作的徒弟吧,我经常听他说起你,说你手稳心又细哎你别怕,以后有我罩着你。”

 

秦明刚想收回的手顿住了,相似的场景,相似的人,相似的话,就像是发生在昨天,耳边忽然充斥着阵阵噪音的轰鸣,灵魂仿佛正在一点点地抽离身体飘荡在半空中。

 

“……明,秦……明,秦明!”

秦明感觉到有人大力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神智似乎渐渐回到了身体里。

“你怎么了?”秦明抬头,正对上林涛和大宝关切焦急地眼神。

“没事,不要紧,”秦明晃晃脑袋,“可能这几天没休息好,一时间幻听了。”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林涛担忧道。

秦明摇摇头,“没事,我也是医生,身体我还是清楚的,我坐会儿就好,你去开会吧,我不要紧。”

林涛有些不放心,可想想大宝也在,应该不会出什么茬子,便道:“那我先去开晨会,有什么事儿你打给我。”

秦明点头称好,一旁的大宝想扶住他,被他轻轻挡下,“真的没事,现在好多了,刚才只是没回过神。”

 

秦明的预感很准,这边林涛会还没开完,那边就接到了指挥中心的电话,让他立刻带法医赶往现场。

林涛本想只带大宝,可秦明放心不下执意前往,无奈之下,三人都坐上了林涛的车向案发地点驶去。

 

报案人是家住华年雅苑的王姓商人,报案人声称家中老人被保姆有预谋的杀害,要求警方派出鉴证人员对其父尸体进行解剖。

大宝听闻是被害者的家属主动要求解剖,感到非常诧异:“这家属观念很开放啊,很少能遇到主动要求解剖调查的死者家属。”

秦明点点头,从业这么些年,能够看得如此清楚明白的家属的确不太多,悲伤冲昏了头脑,只一心死者希望入土为安,而在不经意间忽略了真相。

 

林涛进门时,秦明刚好解剖结束,看见他,秦明一边脱下手套一边道:“尸体各处未见损伤,脑组织未见损伤,四肢没有被外力束缚的痕迹,未见毒物反应,但从检验结果来看,死者罹患心脏病,且死因是血管堵塞导致心脏供血不足,为了调查是否有药物引起的可能,死者的血液和组织已经送去检验中心了,晚上结果才能出来。”

林涛点点头,“辛苦了,一会儿去队里做个报告吧。”

秦明摇了摇头,示意林涛稍等。

等到秦明换了解剖服出来,将解剖报告递给林涛,“报告让大宝去做,你带我去见一下受害者家属。”

“验尸过程中还有什么疑点吗?”林涛问。

“说不上来疑点,只是我自己有些疑问还没有得到解答。根据李芸的说法,王务民在死前并没有受到刺激,心脏病怎么会突然就病发?王务民的死亡推断时间是早上7点左右,李芸打120叫救护车的时间是7点05分,并且根据参与急救人员的证词,李芸应当是第一时间采取了急救措施并拨打了救护电话,可人还是没有救回来,这一点,我想不明白。”秦明道。

“或许只是因为王务民本身的体质不好?”林涛道。

“这也是一种可能,但还是不能解释我的疑惑。”

林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我们再去一趟王路兵家。”

 

评论(2)
热度(67)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