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9)你还需要我吗?

故事背景:这是一个会涉及到转世的故事~序言部分比较虐~中间有点狗血~后面会比较甜~爱我!!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情衷(8) 


此时的秦明距离火车站只剩下一个路口,出租车停稳后秦明开门下车,走到路边时他的脚步顿了一下,直觉告诉他,有人跟着他,从林涛走后就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秦明不动声色地走进购票大厅,在售票机上买了最快一班回海市的票,拿着票和简单的行李前往二楼的候车室。

从手扶梯的反光中,秦明瞥到一直跟随其后的身影,那人戴着黑色鸭舌帽,刻意低着头遮住自己的脸,虽然看得不太真切,但秦明隐隐此人觉得有些面熟。

秦明思索片刻,装作很着急的样子刻意往人多的地方挤了挤,借着人群的遮挡迅速给林涛发了信息。

–我到火车站了,似乎有人跟着我,有点像李斌。

等了三秒,手机震动了起来,秦明掐了来电继续编辑信息。

–他还不知道我发现他了,我不能确认来人是不是李斌,你让周围的队员来看一下。

手机震了两下,林涛的信息来了。

–是他,他的目标是你,小心!我马上到!

 

秦明挑眉,他本以为李斌是想趁乱逃走,所以怕打草惊蛇,不曾想林斌竟然是冲着他来的。看来得把他引开,万一发生缠斗怕会伤及无辜路人。

秦明观察了一下检票口的分布情况,将身后还紧追不舍的人引向候车室门口人最少的68号检票口。

 

68号检票口的下一辆车还有3个小时才检票,秦明的举动很显然是在告诉李斌,我已经发现你了,但是不想把事儿闹大,我们单独解决。

李斌很聪明,他看懂了,在迟疑了片刻后,他跟随秦明来到了68号检票口。

秦明脚下步子不管不忙,手却揣在风衣口袋发出信息。

–检票六八速来

 

秦明如此的冷静应对显然在李斌的预料之外,可这并不能阻挡他“复仇”心切,对李斌来说,秦明揭开了他的真面目,那便是阻挡他复仇之人,是他的敌人,面对敌人,他必不会任之逃走,在李斌眼中,秦明此时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在做最后的挣扎罢了。

李斌也不想把事闹大,只想速战速决再混入人群中逃离,于是,趁着秦明迈向拐角处的瞬间,李斌猝然出击,手中藏匿的小刀直逼秦明咽喉处。

刚好赶到的林涛目睹这一幕,惊得几乎忘记呼吸,恨不得自己立刻飞到秦明身前为他挡下这刀!可恨距离太远,任凭他全速奔跑也来不及抢下凶器。

万没想到,那刀并未落在秦明身上,却被他接住了。

李斌没料到,林涛也没料到,秦明的身手竟然如此敏捷,趁着李斌那半秒钟诧异愣神的功夫,秦明竟成功夺下了刀,甚至顺势化解了李斌之后招招凶猛的拳脚,直至李斌被赶来的武警们按在地上无法动弹。

李斌千算万算没算到秦明竟有着多年散打对战经验,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散打冠军,并非像他以为的只不过是个文弱的法医而已。

然而,林涛也没有想到。

 

或许是因为他记忆中的秦明,还是那个手不能抗肩不能提的小仵作,而眼前这个已经不需要他来保护的秦明,让他竟然莫名有些失落。

秦明那么的冷静,那么聪明,甚至已经那么强大。

那么,还需要他吗?

 

秦明瞥见一言不发的林涛,不太明白为何李斌终于被抓获了,这个人却不太高兴的样子。

对上林涛的眼睛,秦明觉得自己越发不懂眼前这个人,初见时的熟悉悸动,相处后的温柔体贴,以及此时的……失落悲哀?

 

“林队,这人你亲自押运吗?”小黑出现在林涛身边,打断了他的思绪。

“嗯,你先带人上车,我马上来。”林涛道。

“好。”小黑小跑步地离开了候车室。

“秦明,你……”想问问他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却又觉得这话问出口委实也是浪费时间,话到嘴边拐了弯,“你没事吧?”

秦明拍拍裤子上的灰摇摇头,“不要紧,我动作快,他没来得及伤到我。”

“嗯,那就好。”林涛踌躇了片刻,说道,“那你一路顺风。”

“嗯,谢谢。”秦明弯弯唇角,努力忽略刚才那一闪而逝的失落,提起之前扔在地上的行李,“林队保重,有缘再见。”

“嗯,有缘再见,你也保重身体。”林涛按下了心里奔腾的万千心绪,露出了一贯爽朗的笑容。

 

你我怎会无缘?

你可知我为何在这个世界?

你可知我等了你多久,又寻了你多久?

 

公平正义是我的信仰,而你亦然。

既是信仰,怎会无缘?

 

等到秦明忙完了局里的事儿再回家时,已经是次日黄昏时分,除了高铁上睡了几个小时,高强度的工作再也没有给他合眼的机会,秦明甫一接触到床便沉沉睡了过去。

这次的梦似乎与往日又不同了,清晰地如同他亲身经历,仿佛触手可及的距离。

 

林涛的双刀落地沉重地当当两声,秦明死死盯着对方,对方亦望着他,只是他满心的凄苦,对方却是浑然不觉疼痛,眼中依然带着无可奈何的宠溺。

时间仿佛被无限地拉长,秦明就像在看慢镜头的回访,看着凶徒手中的匕首一寸寸接近林涛的胸膛,撕裂外衣,划破里衣,割开皮肉,鲜血从破裂之处渗出,最后,刀刃完全地深埋在林涛的身体里,只余刀柄,接着又被缓缓拔出。

从伤口处喷出的血花如同泉水一般四溅,泼洒了满地,浸入了土壤然后被吸收不见。

 

秦明被人从身后踹倒,被抓着头发强迫抬起头——明明只是个梦,可他却甚至能感觉到头皮被撕扯的火辣辣疼痛。

然,再痛也抵不上心里的痛,他努力地挣扎,张着嘴却哭喊不出声,因为体力的限制只能被人压制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林涛颓然倒地,又被补上了数刀,刀刀深可见骨,每一刀都是致命的,不仅对于林涛,也对于秦明。

再没有去比看着心爱的人在面前被人一刀刀杀死,更令人五脏俱焚心如死灰的了。

林涛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他,甚至因为剧痛而扭曲的脸庞都没有让他忘记对秦明的温柔注视。

他竟然,他竟然还在笑。

秦明的脑中一片空白,他知道林涛还在与他说话,可是耳边轰鸣一片,他完全不知道林涛在说什么,他努力地分辨林涛的唇形,却绝望地发现,他竟在让自己快逃。

逃走了又能怎样?难道让他留下林涛一个人???

秦明几乎是失控地大喊着:“林涛!林涛你不要管我!你反抗啊!你反抗啊……”

 

秦明从床上坐起来,冷汗泠泠湿透了棉质睡衣。

从来没有过的真实体验,就仿佛真的是他体验了一场生离死别,就好像他真的失去了林涛。

林涛……

这简直就像,他就是那个深陷热恋却痛失爱人的秦明一样。

 

秦明起身,窗外刚刚透出一线裱了金边的白色,劈开墨色深重的黑夜,照亮了一排方才还被夜色笼罩的屋顶。

太阳穴隐隐作痛,提醒着秦明他昨天晚上睡得并不安稳,可是已经完全清醒的神智却让他无法继续沉睡。

秦明洗了个脸,靠着床头愣愣地坐着看向窗外。

他本以为自己会就此坐到天亮,不想却还是沉沉睡了去。

之后的梦,就显得非常微妙了。

 


评论(5)
热度(78)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