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8)拨开云雾,不见青天

故事背景:这是一个会涉及到转世的故事~序言部分比较虐~中间有点狗血~后面会比较甜~爱我!!

情衷(1) 情衷(2)  情衷(3)   情衷(4)     情衷(5)   情衷(6) 

情衷(7) 

照例顺便打个广告(。・∀・)ノ゙【林秦本宣】《昏暗无际的海与灯塔》点我直达

我这两天!是不是特别勤快!虽然我知道你们已经忘记了前文是啥……

---------------------------------------------------------------------------

大宝的猜测很快得到了验证,技术人员在徐婷婷的QQ陌生人中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员,通过调取聊天记录,发现这个网名叫“苍之雄鹰”的人在与徐婷婷的聊天中曾表示过自己是一名服役中的jun人,两次聊天之后两人的关系火速升温,甚至还曾约过线下见面,并且两人见面后确定了恋爱关系。

结合聊天记录看,徐婷婷的确与这个“苍之雄鹰”交往过,并且从聊天记录看两人一度陷入热恋之中。

但是从半年前的记录看,两人的聊天忽然中断,记录中也只剩下寥寥几次:

苍之雄鹰:“婷婷我被关了禁闭借了班长的手机给你发的信息等我”

芳菲三月天:“有没有说要怎么处理啊?应该不会有事吧,毕竟你是bu队的呢。”

苍之雄鹰:“还不知道结果,班长来了,有消息再跟你说 88”

……

苍之雄鹰:“我要上军事法庭了,婷婷,班长说我大概不能继续当兵了。”

芳菲三月天:“这么严重???”

……

苍之雄鹰:“婷婷,我被开除了jun籍还被判坐一年的牢,我会争取早日出来的,等我。”

……

 

这条信息以后徐婷婷再也没有回过这个“苍之雄鹰”的qq,并且根据记录显示,最后一次联系的一周后徐婷婷就删除了“苍之雄鹰”的联系人信息,包括她本人电脑上的本地聊天记录。

 

林涛摸摸下巴,冲着跟在一边的小黑道:“立刻去查查这个‘苍之雄鹰’的qq是谁在用,这个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是!”

 

小黑的反馈很快回来了,“苍之雄鹰”QQ的使用者叫做李斌,确实曾是一名军人,服役于西南jun区,一年前因滋事斗殴将对方打成重伤而被开除jun籍,并被处以一年的有期徒刑。上周恰好是他刑满释放的日子。信息系统显示他购买了一张前往龙番市的车票,不过此后再没有使用过银行卡、身份证等可以追踪信息的证件。

林涛当即拍案,令小黑等人调取李斌出狱后的住所附近的监控录像,查清其去向后实施抓捕。

 

在小黑等人两天的摸排和蹲点包围后,哪怕缜密细心如李斌也逃不出恢恢天网。

检验人员将李斌的DNA与jing液中提取的DNA进行了对比,对比结果完全一致——李斌就是杀害徐婷婷的凶手。

 

当DNA检验报告放在李斌面前时,再多的借口都变成了谎言,他选择了认罪,承认自己杀害了徐婷婷,作案的过程一如林涛与秦明之前的调查。

至于吴勇,还没等林涛开始审问,李斌便带着几分炫耀的心情将作案过程竹筒倒豆子一般全抖了出来,并用充斥着恨意的声音表示,这两人都是活该,死于非命都是他们咎由自取!吴勇抢了他的女人,死有余辜;而徐婷婷,李斌认 自己入狱打架都是为她,开除军籍也是因为她,谁知这个女人竟然在得自己一无所有的入狱后,翻脸与其他人结了婚。

李斌嘴上咬牙切齿地诉说着恨意,红了的眼眶里却带上了一些湿润。

这大约就是,现在有多恨,曾经就有多爱吧。


真相大白,说不得最后到底应该怪谁,林涛做完笔录,只有摇头感叹人心不古,遂示意陪审刑警将人带回去。

 

李斌被带出门的时候,门口的两名刑警正在聊天,全局加了一个礼拜的班,这回总算可以安稳回去睡一觉,大家都放松了许多,随口聊着就说到这次的案子多亏有借调来的秦法医帮助,才能顺利通过DNA的鉴定找到犯人,可惜了,这秦法医听说马上就走了,这要是能一直留下该多好,局里得提高多少破案率啊。

两人见李斌出来,纷纷止住了话头,打算先将人押解回去再说。

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曾当过兵的李斌耳力极好,他们的说话内容早已被他一字不落的记在了心里。

面上虽然毫不改色,李斌心里却悄悄留下了一根刺。

 

这边押送刑警才将人拷上,那边李斌就借口肚子疼急着要上厕所冲进了隔壁,拖延了约有10分钟,李彪走出厕所老实地在几名刑警的扣押下走向支队的拘留室。

拘留室门口,李斌趁着一名刑警开门的功夫忽然出击,快而猛地反手肘击撂倒了身后两名刑警,随后扑上去将开门刑警的头狠狠砸在门上,使人立刻受到重击昏迷过去。

被李斌撂倒的刑警艰难爬起身按响了警铃,一时间刺耳的警报声响彻整栋大楼,李斌慌不择路,匆匆挡下两人的攻击后跳窗而逃。

 

案情破获刚刚告了一段落,秦明接到海市领导电话,让他立刻回去协助一起案件的尸检工作,时间紧迫,林涛提议要开车送他去火车站秦明也没有拒绝。

谁知车才开了两个红绿灯,林涛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

“林队,不好了!李斌那小子跑了!”

“什么?!”林涛用力地踩下刹车,“怎么会跑了?人现在在哪儿?”

“他出了警局以后就藏起来了,目前还没有发现……”

“我马上回来!”

林涛把手机随手扔在控制台上,忽然想起秦明还在车上,满怀歉意地望向他,那人却已经解了安全带,依然是那副冷静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波动:“不用顾及我,你快回去吧,我打车去火车站。”

林涛咬咬牙,点点头,打了一把方向盘掉个头,接着一脚油门下去,车如离弦箭一般冲了出去。

秦明盯着渐渐消失的车影看了几秒,轻声叹息了一声,掏出手机开始叫车。

 

“找到李斌的踪迹了吗?”林涛风风火火地冲进门,一边大步走来一边问道。

“我们在附近路段调取的监控视频有拍到李斌的背影,但是在十字路东段就再没看见他,我们怀疑这小子做了伪装。”

“通知各部门,实施全市封锁,特别是大巴车站和火车站,这小子贼精,不能排除他偷偷溜上火车逃逸的可能性。”

“是!”小黑刚转了头想跑又刹车转回来,“啊!对了林队,之前在审讯室门口值班的同事说,他们曾在门口讨论过秦警官的事情,之后李斌就逃跑了,他们怕这件事会与李斌的行动有关,特地来报告了一下。”

“什么?”林涛大惊,“人呢?”

“这儿呢。”小黑指指身后,身后两名押解李斌的刑警敬了个礼。

“李斌逃走之前还有什么举动?可疑不可疑的都说一下!”林涛掏烟的手有些抖,叼着烟他点了几次都没点上火。

“也没什么特别的举动……”高个儿的刑警努力回忆了一下,“啊,对了,嫌疑人曾经要求去过一次厕所,呆了大约有10分钟左右的时间!”

林涛皱眉想了想,忽然拨开身前挡住的人冲了出去。

 

厕所里,林涛站在李斌待过的隔间窗边死死盯着窗外,眼中充血遍布着红血丝,手里的烟卷被捏烂了都不知——窗口可以清晰地看见停车场,尤其是早上停车的位置,在这里能看得一清二楚,自然,也会看见是自己带着秦明开车离开。

林涛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不过一刻的疏忽竟给秦明带来了如此大的威胁。

“所有小组立刻出动!李斌八成是冲着秦明去的!所有人立刻去火车站!通知交警大队,往火车站的路立刻拦截盘查!”林涛一边吼一边狂奔着跑下楼,冲上自己的车,拉响警笛火速赶向火车站。

 

秦明,你不能有事,我才找到的你,你不能有事!

我等了这么多年,等得几乎要放弃,我眼睁睁地看着你一次又一次的离我而去,这次……这次我终于有了机会,你不能给了我希望又拿走它,就算是你也不能!

秦明,等我,求你……等我。


评论(6)
热度(71)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