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友卯】《许你暖秋般初见》(试读部分)

这个AU~~~可~~~甜~~~啦~~~非常大块的糖挖!

指路合志→《津门·沉溺》

洛阳小师叔:

*原题目是 @画雪末 主页中打样本目录里的《最好的日月最好的你》,被我们商议之后修改成《许你暖秋般初见》

*大学校园AU  校草哥哥 X 奶萌少爷

*清新 HE

*完整版收录在友卯合志《津门 沉溺》中,将于年末与大家见面。详见主页本宣。(●'◡'●)ノ♥ 


——————————————————


伴随着从下铺传来的一声哀嚎,二层床铺挂着的遮光帘子缓缓被拉开。乱糟糟还竖着呆毛的脑袋从栏杆中间探了出来。下层书桌上因为刚蓄满开水而软塌的泡面纸桶,被从天而降的书本状物体砰地砸翻,热汤飞溅,洒的到处都是。


原本就生物钟混乱的丁小少爷在这个因为铅云密布而愈发晨昏难辨的傍晚,悬在床铺边缘,呆呆地注视着散发着香辣味道的受灾现场。愣怔了好久,直到室友孟文用两根手指捏着唯一未被汤水污染的一角,将湿哒哒的物体拎起来,指着封皮上不断往下滴落红褐色液体的“河神”二字满眼惊恐地看向他时,丁卯那一双惺忪的睡眼才恢复神采,试图竭力看清字迹而蹙起的眉峰平缓下来,重重地将自己摔回床铺,继而爆发出一阵大笑。

 

“好不容易得到的剧本,就这么往下撇?你也是舍得。”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

 

即使笑到脱相,笑声也是爽朗而不魔性,脸也是帅气而不狰狞的。孟文扫了眼笔记本屏幕上即使过了三天依然热度持续暴增,标题为“话剧社新戏男主争夺赛最终花落谁家,Z大国民校草哥哥和新晋奶萌少爷究竟哪一款是校园男神”的帖子,从梯子上抽下毛巾简单地擦了擦被汤水宠幸了的衣角,上前一步,将上铺的遮光帘卷到绳上搭好,把下巴搁到了丁卯床边。


“又不停翻身又说梦话的,做噩梦了?”

 

隔壁传来关门的响动和大声说笑,经过他们寝室门外时不知是谁说了句“卧槽好香”。

香个屁,明明难闻的要命。

他确实睡得不好,很不踏实,脑袋混浆浆的难受。身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膈他,伸手一摸,是耳机的一端。丁卯将孟文的脸推远了些,漫不经心地用鼻子嗯了一声。

孟文却也不恼:“作什么噩梦了?你不会是梦见自己被…哦对,校草哥哥郭得友吊打了吧?”

 

北方小城过了霜降便再难逃寒流的催赶,断崖式的降温天气一并带来了将雨不雨的阴冷。窗外晦暗,纤细的枝杈在风里羸弱地嗡颤。只开了一侧的灯,偏离中心的光源生出的阴影恰好将床上的人精致的眉眼都笼罩进去。丁卯没说话,默默将耳机线缠好,却一不小心按到了“音量+”,这才发现睡前在iPad上看的那部驱鬼捉妖的港产片还在继续,为了恐怖效果而刻意鬼魅的音效从耳机里冲破而出,弥散在空气中仿佛来自另一时空的低喃。

想起方才那个梦,丁卯闭上眼,太阳穴狠狠一疼。

 

梦里,一位道士装扮的老者捻一把须,沉声道了一句“出来吧”。随即,一直以第三视角漂浮在空中的丁卯,就看见自己缓缓下落且逐渐实化的身体。土地冰凉,他这才觉察到自己正身处一片空旷的夜色里,湿润凛冽,草木冷香。

“是离开的时候了。太过执拗痴缠,并无任何助益。何况,他早已不记得你。”

身后有水声,有萤火,有蛩响虫鸣,连绵不断地蛰伏在深沉的夤夜之中。不明所以的话语,身体却比大脑率先做出反应。丁卯清楚地听见自己笑下,声音枯槁苍白:“我又何尝不知。只不过是,想再多陪陪他。”

老者几乎不可闻地低叹一声,再抬头时将一张符贴在丁卯额头正中。

“早入轮回,早点解脱,对你,对他,都好。”


无边永夜中,一道刺目的白芒自那一张黄符迸射而出,撕裂苍穹,划破四野。

丁卯的意识渐渐飘远,消散。隐约中仿佛听见有人在哭,有人在叫,喊的音节像是小河神,又似是小少爷。轻飘飘的不知荡过了多少山头后,突然听见一声哀嚎,费力睁开眼之前就先闻到了一股耐人寻味的香辣牛肉面味儿。


毫无缘由的梦境,八成是受睡前电影或者新拿到的剧本的影响而散落在大脑深处的碎片缺乏逻辑地串联所致,却不自觉地莫名拉扯住丁卯的神经。

梯子被猛蹬了一脚,咚的一声闷响,床铺紧跟着一晃。丁卯这才想起方才孟文那句尚未回应的问话。


“呵,开玩笑,真吊打那也是我吊打他。”



————————————


(由于合志的字数要求,文中的一些伏笔和小坑之后会写在番外中,待本子与大家见面之后放到主页。感谢阅读与支持。鞠躬。)


转载自:洛阳小师叔  
评论(2)
热度(26)
  1. 末叽叽洛阳小师叔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AU~~~可~~~甜~~~啦~~~非常大块的糖挖! 指路合志→《津门·沉溺》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