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林秦]情衷(4)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一个新的案子……写了快一个月的一更……觉得自己要改去写推理小说了!

故事背景:这是一个会涉及到转世的故事~序言部分比较虐~中间有点狗血~后面会比较甜~爱我!!

情衷(1) 情衷(2)

照例顺便打个广告(。・∀・)ノ゙【林秦本宣】《昏暗无际的海与灯塔》点我直达

-------------------------------------------------------------------------------

秦明醒来的时候,睁眼是一片熟悉的白色。这儿……应该是法医办公室。
秦明发现自己躺在会客的沙发上,沙发有点短,不适合秦明这样的身高横躺着,长腿无处安置,只好可怜兮兮地蜷在那儿。
秦明缓缓眨眨眼,坐起来撑起身体,揉揉有些发麻的腿,转过头去正对上了傅子遇写满不高兴的脸。
“昨天晚上晚饭吃了吗?”傅子遇问。
“没有,”秦明道,“没胃口。”
“今天的早饭呢?”
“没有……我今天起迟了。”
傅子遇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秦警官您这是要辟谷成仙?饭都不吃了。”
秦明有些困惑地眨眨眼睛,一副听不懂傅子遇在说什么的样子。
“不吃饭低血糖晕倒了,会还没开呢,给人家一整个刑警支队吓一跳,进门说倒就倒。”傅子遇没好气道,手上递了一杯水过去,“糖开水,先喝着,林队会一结束就给你买饭去了。”
“谢谢,”秦明接了水,有些疑惑地问:“林队是?”
“就是你晕倒前跟你打了个照面的龙番市刑警队队长——林涛,可把人家吓得不轻,还以为你是被他迟到气的呢。”
林涛……秦明手中动作一顿,心口有些抽疼。这个名字,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让人难过?
明明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秦明,你一会儿给人家道个谢啊,刚才还是人给你抱过来的!还给你安置好才去开的会,得好好谢谢人家。”傅子遇拿了杯子又给秦明加了些水。
“抱过来?”秦明有些吃惊。
“是啊,看你晕倒二话不说就给你抱起来了,本来都准备要给你送医院了!走门口撞见我被我拦下来了!我还不知道你啊,成天修仙不吃饭,晕倒八成低血糖,”傅子遇递了颗太妃糖给秦明,“先吃着。你这个人是真不会照顾自己,你以为你是个身体健康的壮汉吗?就你这身体,两顿不吃能不低血糖吗?没事就饿自己你也不怕饿出点别的毛病,嫌自己胃不够差还是觉得自己现在身体好了?你以为自己超人?你说我搬出去以后你怎么办!”
秦明听着傅子遇地唠叨,心中有点高兴,却又难过,那你不要走这样的话几乎要脱口而出了。
可是不行。
绝对不行!
这个人不是他的。
很快,这个人就会有一个温柔贤淑的妻子,一个美满的家庭,两个人一起过着双宿双飞的日子。
现在这样的温暖,从今以后他是再也享受不到的了。
不过也没关系,他早就习惯了一个人不是吗?
傅子遇见秦明有些走神,伸手在他面前晃了两下:“哎!秦明,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秦明回过神,扯了个笑容:“没事,有点困了而已。我会和他道谢的,子遇你不用担心。”
傅子遇点点头,刚要说话,门被敲响了。
林涛伸了个头进来看了看,笑道:“秦警官醒啦。”
林涛冲着傅子遇点点头算打了招呼,尔后推门而入。林涛笑得很热络,就像一个久未相见,洋溢着重逢喜悦的老朋友,一边唠叨着一边端出各种吃食,“饿了吧,给你买了粥,买了些爽口小菜,还有千层油糕,你慢点吃,努力工作是好,也不能不吃饭啊。”
秦明有些发愣,直直盯着林涛,这感觉太熟悉了,熟悉地让人心痛,又让人想流泪。秦明知道把这个林涛和梦里的林涛联想到一块儿是不对的,却又忍不住要去想,幻想那刻入骨子里的爱也能属于他。
他寂寞太久了。

“秦明……秦明!”傅子遇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秦明努力笑了笑,道了谢:“谢谢林队的关心,”秦明寻思着大约傅子遇的解释是他沉迷工作忘了进食,摆出公式化的笑容权当应对领导慰问:“我会注意好调整作息规律,不再给大家添麻烦的。”
不麻烦……林涛脱口而出的话被自己压了回去。不行,不能表现的这么熟稔,他不能把人给吓跑了。
这么想着,林涛便只得点点头:“你吃完饭休息一下吧,会你不用担心,子遇已经替你开过了。”
子遇?不是傅警官?他们认识?
秦明没有把疑问说出来,只是点点头,接了粥一口一口吃起来。粥熬的很稠,配的小菜香脆可口,有一点点甜味,还有一点点辣味刺激唾液的分泌,混在软滑的粥里,倒真开了胃。
傅子遇还要去收拾离职的物品,嘱咐了秦明两句就先离开了,林涛却一直呆在一边不走。秦明忍不住问他,他却道无事,他得等秦明吃完饭,有问题与其探讨。
秦明一听,三下五除二吃完剩下几口千层糕,咽得太快险些还噎住了,忙喝了几口剩下的粥水,给自己顺了顺气,看向林涛道:“有什么问题,林警官请说。”
林涛眼里闪过笑意,打开随身的文件夹。

龙番市三天前发现一名女性死于出租屋里,同住的室友出门游玩两日未归,回家敲门时无人应答,遂找来房东拿了备用钥匙开门,发现死者倒在血泊之中,铺的白色地毯都被染成了暗红色,进入春天温度升高,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室友受惊过度险些昏厥,同行房东报警。
死者徐婷婷,女,26岁,海市人,来龙番市工作,与另一名女孩合租一套两室一厅的套间。根据龙番市法医的尸检报告,死者的死亡时间约5天前19-22时之间,死因推测是肝脏破裂造成的大出血,凶器推测是尸体旁发现的水果刀,经过死者伤口形状与刀刃形状对比,基本确认一致。
死者阴道提取到阴道分泌物及少许安全套润滑剂成分,身体没有束缚性伤痕,判断为自愿性交或受到威胁下的被迫自愿性交,怀疑是熟人作案。
经查,死者有一名交往中的男友叫做吴勇,二十七岁,海市人,与徐婷婷交往一年,异地恋,两人正在考虑今年结婚。
根据楼下打牌的目击者证词,五天前的晚上吴勇的确曾经来找过徐婷婷,并且两人爆发了争吵,争吵的声音很大,连楼下都能听见。邻居们议论纷纷,都说吴勇杀了自己的老婆,介于两人的关系,警方将吴勇列为重点排查对象。
说到此处,林涛停了讲述,目光也移向秦明。
秦明之前一直仔细听着,听到吴勇的名字时拧起眉头,见林涛此时止了话头,心念一动:“这个人难道是昨天安秀新村发现的死者吴勇?”
林涛点点头,从卷宗最后抽出一张照片,照片上一男一女手牵着手笑得格外灿烂。
“这就是吴勇和徐婷婷。”
秦明接过照片,只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就是昨天他刚解剖完的尸体——吴勇。
“尸体的情况傅警官应该已经和你们介绍过了,还有什么需要问我的?”秦明把照片递回去,不经意接触到林涛盯住自己的视线,心头一跳,不着痕迹地将目光投向别处。
林涛察觉到了,收回让秦明感到莫测的视线,翻开另一份卷宗:“根据你的尸检报告,你认为死者并非死于自杀,而是他杀,烦请就这点进行说明。”
公事公办的口气反而让秦明放松不少,他示意林涛把文件向后翻一页:“死者被发现时悬吊在晾衣杆上,挂住他颈部的是两条被人为打结连在一起的毛巾,颈部没有掐痕,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
“解剖过程中发现死者舌骨骨折,如果死者是被吊死的,绳索不会导致尸体舌骨骨折。尸检时我曾观察过死者脖子上的绳索印记,虽然也留下了一些凹痕,但痕迹不深没有淤血,不像自己上吊,倒像是死后被人挂在绳索上造成的尸表伤痕。”
林涛摸摸下巴:“你的意思是,吴勇是被人杀害后伪装成自杀的。”
秦明点头:“有这个可能,但是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这也只能是推断。”不知道为何,不过是和林涛说了几句话,却总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这点应该怎么解释?”林涛又问。
秦明迟疑了一下:“死者没有留下反抗痕迹的情况多数发生在自杀事件,但是也不排除发现尸体的地方并非第一案发现场,当然,也有可能……”他顿了一下,“双方在实力上相差悬殊,或是死者在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被凶手一击毙命。”
林涛若有所思地点头:“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为什么把吴勇列为最有可能的犯罪嫌疑人?”秦明问。
“有目击者称曾在晚上6点看见吴勇出现在案发现场,我问过子遇,吴勇的家里也的确找出了案发当日从龙番市到海市的汽车票……”
“汽车票?”秦明忽然打断了林涛的话,“汽车票购买不需要身份证,怎么能确定是吴勇买的?”
“车票上有三个人的指纹,其中两个是工作人员的,另一个就是吴勇的。”林涛将文件收拾好,看向秦明:“你认为吴勇不是杀害徐婷婷的凶手?”
秦明摇头:“我不知道,没有看过徐婷婷的案发现场我无法做出判断。”
“行!”林涛起身:“那我去跟谭局申请法医协助!”
秦明愣了愣,显然没想到这人行动力这么强,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林涛人已经跑的没影了。

评论(19)
热度(100)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