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叽叽

【维勇】+【印调】且听风吟(五十一)

大家好我叫中栗旬:

准备要出本子啦


具体见正文后




自从勇利被撞了之后,维克托就恨不得成为胜生牌专属的移动工具,做个检查都是被他抱着去的,胜生勇利在被羞耻心折磨的死去活来之余,开始隐隐担心自己的四肢可能就要退化了。


所以说自己也不是脚受伤了,为什么回家了还要被他推着轮椅满地走呢……


“还说准备让我一年之内就回到赛场呢……再这么下去我只能参加残疾人比赛了。”勇利生无可恋的把头歪在轮椅的把手上,状如中风患者。


“好好休养这可是医嘱,我可不想再把你扛到医院去打保胎针。”维克托边收拾从医院拿回来的衣服,边一脸严肃的说。


“这哪是休养啊,这分明是养猪呢,我也想自己散散步嘛。”胜生选手使出了一记曲线球。


“上次让你自己散个步就把自己散进医院去了。”尼基福罗夫选手一个反向旋转避开了胜生选手的曲线球。


“你要是不让我自己走路,从今天开始你就去婴儿房睡觉去!”胜生选手愤怒的打出了一记直线球。


正中尼基福罗夫选手心口。


“我去婴儿房睡,你睡不着觉不要哭哦。”维克托嘴硬心软的说,“抽筋也没人帮你揉。”


“你就说让不让我走路吧。”勇利站起来,双手掐腰,挺着小肚子,颇有一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架势。


“走走走,不过你要去哪我必须跟着。”维克托认命的说。


“嘿嘿……”勇利笑了两声,扑过去挂在维克托脖子上,“那我们去买婴儿用品吧,被车撞那天我就看到街旁有店,结果我还没来得及去看就进医院了。”


和勇利一起去买育儿用品,光是想着这几个字,维克托就觉得心头像是被羽毛扫过一样,细细痒痒的让人忍不住微笑起来。


“走吧,去商场。”维克托拍了拍勇利的屁股,“去穿衣服。”


勇利已经不怎么能穿得上普通的裤子了,但是让他穿孕妇裙又感觉怪怪的,好在粉丝寄来的礼物里有一件贵宾犬样式的长长的卫衣,勇利穿起来长度和宽松度都很好,于是这件衣服火速成为了勇利近期的最爱。


也是维克托的最爱……


讲道理,后面毛茸茸的小尾巴和帽子上的狗耳朵难道不犯规么?!加上勇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的是女孩儿莫名变得白嫩光滑的皮肤,和因为基础体温变高脸颊总是挂着的一团红晕,这人是天使么,维克托跟在兴高采烈的勇利身后,默默的走神中。


“你看你看,这个超可爱的。”勇利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裙子,冲维克托使劲的挥啊挥。


“嗯嗯,可爱。”维克托揉捏着勇利屁股后面的尾巴,随口应道。


勇利打掉维克托还在抓尾巴的手,“你都没看。”


维克托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的看了眼勇利拿着的裙子,“勇利你的少男心爆炸了。”


“女孩子不是都喜欢这种粉粉的颜色么。”勇利撇了撇嘴说。


维克托挑了挑眉毛不置可否,只能默默祈祷自家女儿的品位千万不要遗传了这位先生才好,然后不动声色的拿下勇利手里全是蕾丝包裹的小裙子,换成了一件纯棉的粉色裙子。


“这个料子的会比较舒服。”


勇利答了一声后,转身又跑去看婴儿床,维克托在后面本来想喊一嗓子“慢点跑”,看他高兴的样子也就没开口,只是紧紧跟在他的后面,免得这人一个激动又撞到哪里。


平时维克托觉得自己购起物来已经是够疯狂的了,结果勇利疯起来也不是白给的,一路都跟打了鸡血一样见什么拿什么,维克托一开始也不阻止他,推了个车跟在他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跑,直到发现勇利连幼儿使用的筷子都扔进车里后,才开始意识到勇利膨胀的母性光辉已经有点克制不住了。


“勇利勇利!你难道准备把孩子从生到死的东西都买了么?!”


勇利根本没有搭理他,步伐异常欢快的哼着歌,往推车里扔着一件又一件东西,维克托自知管不了他,只好勇利往里扔一件,他就拿出去一件,保证车不会满的溢出来。


“你说床选什么样子的好。”维克托为了抑制住勇利,一把抓住他,正正经经的问。


“没有看到合适的。”勇利踮脚四处看了一遍,“不然就先跟咱俩挤一个床以后再说?”


维克托一听这哪行啊,当时就下定决心别的先不说,这个床他非得先解决了不可,他已经跟他的养子发展成不可描述的关系了,他可不想他跟儿子不可描述的时候,他亲闺女还在旁边看着。


“我们订做吧。”维克托坚定的说。


“可以订做?”勇利好奇的问。


“当然有可以订做的地方,不过做起来时间应该很长,你生之前大概能做好。”


勇利笑着踮起脚亲了下维克托,“那就订做好了。”


维克托揽住勇利的肩,“吧唧”亲了下他的脸蛋,“所以她能不能自己睡一个房间。”


“原来你还在想这个。”勇利一脸玩味的笑起来,“哪有家长孩子一出声就扔到别的房间去的。”


“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维克托义正言辞的说。


“那当年怎么不见你把我自己扔一个房间去,嗯?严厉的维恰爸爸。”勇利打趣着戳了戳维克托的侧腰。


“你要不抱着我的大腿歇斯底里的哭,你早就自己睡一张床了。”维克托用手指推了下勇利的额头,煞有其事的说。


“感谢当年会哭会闹死乞白赖粘着你的胜生勇利。”勇利夸张的比了个十字架,双手合十说。


维克托大笑着又吻了下勇利的脸,“就差奶粉了胜生爸爸。”


“哎呀,买什么牌子的奶粉要取决于你赚了多少奶粉钱啊维恰爸爸。”


“那可不好办了,你不比赛了我这还待业呢,看来咱闺女只能喝最便宜的了。”


“那你这两个月不要吃饭了,给她省点奶粉钱。”勇利拍了下维克托的头说。


“有趣了,难道咱家是你做饭?”维克托似笑非笑的说。


“结账吧。”勇利选择回避这个问题。


勇利象征性的拎了个轻飘飘的巨型娃娃,气定神闲的看着维克托如同三头六臂般拎着大包小包的袋子,还面色如常的冲自己抛媚眼,暗叹Alpha果然不一样。


怪不得欧美那边的人总喜欢健身,勇利瞄了瞄维克托衬衫下的手臂隐隐透露出来的肌肉线条,这个快撑开衬衫的胸肌,扑面而来的性张力啊……


生完这小崽子就跟他滚个三天三夜的床单,勇利狠狠的想。


TBC


准备和二叽 @画雪末 一起出本子,因为超级没有自信所以就先做个印调【捂脸】,看看有多少人准备买且听风吟这个本子,本子里大概会包括几个不公开番外,大概就是婚礼和一家三口(四口?)的小日常或许会有车,如果想买本子的话就评论告诉我吧,我预计一下要印多少本。


感谢看到这里人。

评论
热度(301)
社团→慕吟工坊
林秦/贱虫/顺懂/郭卯/双关……等等!
封设/排版/码字/代理
© 末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